光影交映。透過微光反射,佈滿天花板的水痕滑動。

心臟的律動迴盪耳際,萬賴無聲而天地間只剩自己還醒著。

這樣子的念頭其實不只一兩次,每當夜半過後失眠的日子便這麼想著。

他一直都是淺眠。論習慣來說,這是生理對外界的反應強烈了些,而論心理來說是因為不安。

不安是從內心深處不斷的湧現負面情緒影響,至於原因不大可考,但在入眠時這樣的狀況一再困擾著他。

如果只是心情上的不安定倒還好,然而連帶影響的是睡眠的品質。

先是一開始的失眠,而當狀況慢慢好轉為淺眠時,卻又在被一點動靜吵醒後失眠。

蠢斃了。

內心這麼想著,連帶著一個不屑的冷哼。

鳳眼眨了眨,牆面上的素色鐘指向兩點四十五。

翻過了身,世界被遺棄在身後。


在學校他反而可以熟睡,或許是對學校的依賴、也或許是其他不知名的理由,反正是可以安心的地方。

這裡是學校屋頂,從高處遼望的感覺他並不討厭,所以這裡就成為了另一個棲身的場所。

然後現在的時間是第二節上課剛打鐘不久。

雖然他是並盛中的風紀委員,但翹課對他而言並不算什麼大事情。

反正書本到哪裡都會盡職的傳遞知識,而其中的差別也不過是領悟的程度不同罷了。

於是權衡後他還是決定放棄了課堂,轉而補充睡眠的時間。

躺在陰影中,正緩緩上升的日光沒有照進他深遂的眼。

閉起眼,切斷了與外界的聯繫。


當他轉醒時,太陽早已毒辣的高掛日中。

但他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什麼時候來的?反應慢了幾拍的直盯著身旁睡歪了的少年,好一陣子腦才開始運作。

一睜眼便看到少年,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怕自己不悅而選了個有點距離的位置。

這讓他有點不高興,少年要怎麼樣是他的事,但他並不喜歡甚至是痛恨少年刻意的疏遠。

然後他聽到少年淺淺的呼息和校舍傳來的吵雜。

瞇起眼,他細看起少年。

微微蜷起的睡姿,很有平日讓人感到怯懦的少年的感覺。

那種個性稱不上是好,但少年也就是有這樣子的個性才會吸引到自己的目光。

雖然說是怯懦,但該挺身而出的時刻少年卻也不曾讓步。

很有衝突的個性啊。

但平常的時候就沒有這樣的堅毅。總是相當不安,看起來像是某種怕生的小動物一樣,在人接近的時候露出懼怕的神情。

──也因為這樣才更讓人想要欺負。

劣根性使然,雖然這些動作也僅只是偶爾。

在他印象中的少年好像就是這樣子的存在。

腦子胡亂的跑,而下一秒少年一個動作稍大的翻身引起他的注意。

似乎是因為看起來不怎麼舒適的睡姿,讓少年皺起眉頭。翻動著想要找一個舒服一點的角度。

而他冷眼在旁看著。

跟自己無關的是其實他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的,他從來都不願出手幫助他人。那種行為只不過是因為人好管閒事的本性作祟罷了。

可是少年卻常常幹這種蠢事。

略皺起眉頭,想到這裡不悅感又更加深的悶在心頭。

不管是那些自稱是他家族的人也罷、愚蠢的小鬼也罷,最讓他生氣的就是那個突然冒出來的混帳。

一開始以敵人之姿登場的傢伙,沒想到後來因為出手幫了忙,而少年卻也因為對方的幫助而收留了他。

再好騙也不是這樣子的吧?哪天被賣了還會幫忙數鈔票就是指少年這樣的人。

得好好看緊這個蠢蛋,免得哪天被騙走都不知道。

沒有多想為什麼,這個念頭深深烙印在腦中。

冷笑悄悄勾上,他欺身壓向前方──接著看到的是少年驚愕的望著自己,熟悉的氣味和溫熱的唇。

1827

2008-02-22
光影交映。透過微光反射,佈滿天花板的水痕滑動。

心臟的律動迴盪耳際,萬賴無聲而天地間只剩自己還醒著。

這樣子的念頭其實不只一兩次,每當夜半過後失眠的日子便這麼想著。

他一直都是淺眠。論習慣來說,這是生理對外界的反應強烈了些,而論心理來說是因為不安。

不安是從內心深處不斷的湧現負面情緒影響,至於原因不大可考,但在入眠時這樣的狀況一再困擾著他。

如果只是心情上的不安定倒還好,然而連帶影響的是睡眠的品質。

先是一開始的失眠,而當狀況慢慢好轉為淺眠時,卻又在被一點動靜吵醒後失眠。

蠢斃了。

內心這麼想著,連帶著一個不屑的冷哼。

鳳眼眨了眨,牆面上的素色鐘指向兩點四十五。

翻過了身,世界被遺棄在身後。


在學校他反而可以熟睡,或許是對學校的依賴、也或許是其他不知名的理由,反正是可以安心的地方。

這裡是學校屋頂,從高處遼望的感覺他並不討厭,所以這裡就成為了另一個棲身的場所。

然後現在的時間是第二節上課剛打鐘不久。

雖然他是並盛中的風紀委員,但翹課對他而言並不算什麼大事情。

反正書本到哪裡都會盡職的傳遞知識,而其中的差別也不過是領悟的程度不同罷了。

於是權衡後他還是決定放棄了課堂,轉而補充睡眠的時間。

躺在陰影中,正緩緩上升的日光沒有照進他深遂的眼。

閉起眼,切斷了與外界的聯繫。


當他轉醒時,太陽早已毒辣的高掛日中。

但他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什麼時候來的?反應慢了幾拍的直盯著身旁睡歪了的少年,好一陣子腦才開始運作。

一睜眼便看到少年,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怕自己不悅而選了個有點距離的位置。

這讓他有點不高興,少年要怎麼樣是他的事,但他並不喜歡甚至是痛恨少年刻意的疏遠。

然後他聽到少年淺淺的呼息和校舍傳來的吵雜。

瞇起眼,他細看起少年。

微微蜷起的睡姿,很有平日讓人感到怯懦的少年的感覺。

那種個性稱不上是好,但少年也就是有這樣子的個性才會吸引到自己的目光。

雖然說是怯懦,但該挺身而出的時刻少年卻也不曾讓步。

很有衝突的個性啊。

但平常的時候就沒有這樣的堅毅。總是相當不安,看起來像是某種怕生的小動物一樣,在人接近的時候露出懼怕的神情。

──也因為這樣才更讓人想要欺負。

劣根性使然,雖然這些動作也僅只是偶爾。

在他印象中的少年好像就是這樣子的存在。

腦子胡亂的跑,而下一秒少年一個動作稍大的翻身引起他的注意。

似乎是因為看起來不怎麼舒適的睡姿,讓少年皺起眉頭。翻動著想要找一個舒服一點的角度。

而他冷眼在旁看著。

跟自己無關的是其實他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的,他從來都不願出手幫助他人。那種行為只不過是因為人好管閒事的本性作祟罷了。

可是少年卻常常幹這種蠢事。

略皺起眉頭,想到這裡不悅感又更加深的悶在心頭。

不管是那些自稱是他家族的人也罷、愚蠢的小鬼也罷,最讓他生氣的就是那個突然冒出來的混帳。

一開始以敵人之姿登場的傢伙,沒想到後來因為出手幫了忙,而少年卻也因為對方的幫助而收留了他。

再好騙也不是這樣子的吧?哪天被賣了還會幫忙數鈔票就是指少年這樣的人。

得好好看緊這個蠢蛋,免得哪天被騙走都不知道。

沒有多想為什麼,這個念頭深深烙印在腦中。

冷笑悄悄勾上,他欺身壓向前方──接著看到的是少年驚愕的望著自己,熟悉的氣味和溫熱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