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拔足狂奔

他拔足狂奔。

四周景物快速後退,他無心顧及,眼中只有前方那人漸行漸遠的背影。

不要走。

他想開口大喊,張嘴,世界卻仍是無聲的行進。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他不要再被丟下,就算跌倒,他也不會停止追尋。

可任憑他如何賣力奔馳,前方的人影卻越是遠離。

肺抽痛叫囂,空氣透冷鼻腔,雙腳無力顫抖。

但他仍不願停下步伐。

直到一個踉蹌,他跌倒,跌進了一個紮實的擁抱。

睜眼見到,原來追著的人正把自己緊抱。而世界,只剩下他的啜泣聲與那人略顯冰冷的懷抱。

最後,在那人的雙臂中,他不僅得到承諾,同時獲得安眠的一夜好覺。


--→
可以當成《他倏然驚醒》的胄side,也可獨立看待。
時間大約是在刑帶回胄的時候。
胄是小孩子,就算平常難搞到不行,終究還是個孩子。
嗯,所以結論是: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仙境

他拔足狂奔

2008-08-18
他拔足狂奔。

四周景物快速後退,他無心顧及,眼中只有前方那人漸行漸遠的背影。

不要走。

他想開口大喊,張嘴,世界卻仍是無聲的行進。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他不要再被丟下,就算跌倒,他也不會停止追尋。

可任憑他如何賣力奔馳,前方的人影卻越是遠離。

肺抽痛叫囂,空氣透冷鼻腔,雙腳無力顫抖。

但他仍不願停下步伐。

直到一個踉蹌,他跌倒,跌進了一個紮實的擁抱。

睜眼見到,原來追著的人正把自己緊抱。而世界,只剩下他的啜泣聲與那人略顯冰冷的懷抱。

最後,在那人的雙臂中,他不僅得到承諾,同時獲得安眠的一夜好覺。


--→
可以當成《他倏然驚醒》的胄side,也可獨立看待。
時間大約是在刑帶回胄的時候。
胄是小孩子,就算平常難搞到不行,終究還是個孩子。
嗯,所以結論是: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他倏然驚醒

2008-08-15
他倏然驚醒。

啜泣、和斷續的氣音於耳際不停。

那樣傲氣的孩子啊,他心驚,是怎樣的夢境、事情,令堅毅如他失序無助低泣?

啜聲仍未止息,他不知該如何反應。

從來沒有安慰過人,也未曾被人安慰,他甚至不懂,那淚的原因。

索性,他側身一撈,將嬌小的孩子抱緊。無論手段正確與否,他能夠做的,僅是讓孩子明白,身邊有他在。

而懷中的孩子明顯一顫,他當然沒忘這反應。多少次有意無意的碰觸,孩子是沒有少過的全數拒否。也不知是習慣或者不安,他不懂,也尊重。

但現下哪管那麼多,他處事一向想到就做,後果如何,再說。最重要的是,要先阻止孩子氾濫成災的淚水再流。

不過意料中的推拒沒有,孩子一顫後便翻身壓制,反手緊擁。

抱著自己的雙臂脆弱而纖細,可力道卻是無法忽視的強大。如同溺水者抓住浮木一般,似灌注生命的擁抱。

見如此反應,他便任憑孩子抱緊,進而放膽輕拍那單薄、仍輕微顫抖的背。

久久,就連屬於孩子的高熱體溫,也暖了冰冷的他,原先緒亂的氣息才逐漸平穩,終歸無聲。

睡了?

好一會兒,見孩子沒動靜,他才總算是放心,想盡量輕手輕腳的拉開壓在自個兒身上的孩子,給兩人都好眠一晚。

沒想到這一動作便發現,那埋在頸際的頭和放在腰際的手,卻仍不願意撤離,扣的死緊。

「睡吧,」他不禁苦笑,面對如同八爪章魚般死命抓緊自己的孩子,又怎麼能不心軟?「我不會走的。只是這麼睡不舒服,下來好嗎?」

回應他的,卻只有好長一段的寂靜。

難道真的睡了?

才這麼想,伏在身上的孩子終於開口低喚。

「刑。」

「嗯?」透過肌膚傳來發聲的震幅,他靜待。

「不要問。」

「好,不問。」

「不要走。」

「好,不走。」

「不要笑。」

「好,不笑。」

「睡覺。」

「好,睡覺……慢著,你先下來。」

「不要。」

「喂。」

他引吭高唱

2008-03-10
他引吭高唱。

已不再稚嫩的嗓音渾厚,卻不失優雅。

天成的上帝獨厚之音啊,有幸聽聞的人們曾為此讚嘆不已。

而是多麼難得能聽到這天籟開金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一曲休畢。

單薄的掌聲拍響,他轉身便見那盈滿笑意的眼。

「稀奇欸,很少聽到你唱歌。」只見笑意擴散至嘴角,刑甲順手卸下披風,抖落滿身塵沙。

還未進門便先聽得樂音順耳,只沒料到竟是鮮少聽聞的胄稀開口清唱,令他著實驚訝。

「歌頌上帝並不缺我一個。」接過手掛上衣鉤,他略皺眉淡然的說。

「是嗎?我倒覺得你可以多唱。」見這般反應,刑甲只能苦笑。明明是聖職者,卻不信任上帝,更甚不願為之頌唱。該說是反動性太高,還是純粹對神的背離?

「你喜歡?」仰頭直望進刑甲的眸,他拉起那略大的手交扣。

「別鬧。」嘗試著要將手抽回,卻硬被壓著不給,刑甲只能輕嘆由他任性。「很好聽,我覺得啦。」

「那麼,」他虔誠如敬神的印上一吻於刑甲手背,勾起淺笑如此說道:「我為你而唱。」


--→


這對......(被閃瞎)
我不是故意的,胄這孩子就是這樣我也無法。(不對)
埋的梗是以後會提到的,胄只為刑而唱。
反正胄很威也不求組隊啊哈哈哈。

他慕然回首

2008-02-28
他慕然回首。

當年的那個孩子也長這麼大啦。

他看向雖青澀卻已然成長的胄稀,不禁有些感慨著想。

「嗯?」像是感受到視線,胄稀將目光從書中移開,輕聲疑問。「怎麼?」

「沒什麼。」苦笑著回應。其實成長與否是沒有那樣重要的之於他,因為不論是孩子或是少年,他想,胄就是胄,沒有變過。

「是嗎。」沒有追問,胄稀淡然的說。

然後,傾身索吻。


--→
RO自創。
胄稀是祭司,刑甲是刺客。
詳細設定在我心中,想要可以慢慢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