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嘗禁果

「Trick or Treat!」

透過窗戶鏡面的反射,你謹慎的觀察、計算他行進的步伐,抓準他轉進來的瞬間跳出來,配合著動作大喊這句練習許久的台詞。

雖然顧及你們正位在圖書館這個安靜的場所,所以你刻意壓低了音量,即使如此,你的聲音還是劃破寂靜,清晰的迴盪在室內。

因為破壞了這寧靜的午後你感到有些抱歉,不過反正這間閱覽室內目前除了你們之外沒有其他人,何況過去你從沒有實際參與過萬聖節的活動,這次正巧遇上圖書館所舉辦的兒童讀書會萬聖節特別活動,在和小朋友們玩樂中體會到扮鬼其實也滿好玩的,這個經驗讓你覺得既新奇又有趣,於是便有此心血來潮的行動。

至於成果,你自認時間點抓的正巧,雖然只是普通的嚇人惡作劇,但以第一次來說,應該算做的不錯吧。

不過原先在你的期待中,除了惡作劇之外,主要是希望能讓總是看來游刃有餘的他感到驚訝,但當你語尾方休,四周卻自動回歸平靜,彷彿剛才的喧鬧不存在一般,並沒有聽到你預料中的驚呼,只有沉默的空氣漫延,連原先在窗外吱喳不停的鳥叫聲都嘎然靜止。

於一片沉重的靜默中,你怯生生的抬起頭,透過由下往上的視線觀察他的表情:一如以往的精緻面容,嘴角掛著從容的微笑。嗯,看來面對你突如其來的襲擊,他顯然沒被嚇到,還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真的這麼失敗嗎?你不敢對上他的視線,深怕他一開口就以慣有的毒舌諷刺你幼稚的行徑,但其實不需他的冷嘲熱諷,要是現在有個樹洞,你大概會自動一頭鑽進去不願面對現實。

當你正因為行動失敗而尷尬又苦惱,只能兀自反省到底是哪個環節出差錯的時候,他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的將手伸入口袋中,似乎在摸索著什麼。

「頭抬起來。」

「咦?」

你還在忙著思考要是他問起,你該如何解釋自己幼稚的舉動,企圖給予其正當性到他不至於過份嘲笑你的地步,因此沒分神注意他的動靜,不過身體已經習慣聽到他的聲音就會自行動作,於是他一聲令下,你便極為自然的抬起頭,迎來的正是他冰冷的唇與你要求的甜膩滋味。

這下子疑問以及抗議還有解釋,通通與蘋果糖酸甜的味道,一同融化在你們交疊的唇舌中。

「……老鼠你這是犯規,小心我咬你鼻子哦。」

在充滿蘋果味的吻結束後,即使你被吻到七葷八素,只能靠著書架和他的攙扶才沒因腿軟跌坐在地,卻還是不忘抱怨他沒被嚇到又反將你一軍的事情。

「我可是有照規矩來的,『不給糖就搗蛋』嘛,給你糖了所以不能搗蛋哦。可惜窗戶的反射不只有你那個角度看的到呢。」

看他笑的一臉老奸巨猾,詭計得逞的模樣,看來要跟他鬥,憑現在的你的確還遠遠不及。

「Trick or Treat。」

你賭氣的不願繼續再看他得意的笑容而低下頭,耳際卻聽到這句耳熟的話於此突兀的再度登場,不過這回並不是出自你的口中,而是他以充滿磁性的聲音說道。

聽到他這麼說,你不可置信的抬頭望向他,因為原先你以為他會不屑這個以你們的年齡來說,過於幼稚的活動的。

「剛剛不是……」

想起方才的吻,你欲言又止的摀住忍不住泛紅的雙頰,同時慶幸現在閱覽室中只有你們在,不然被吻到腿軟的模樣實在羞於見人。

「那是在下的糖啊,陛下。」

他伸手輕撫你的髮梢,笑容依舊沉穩,心情似乎相當好,但看來的確是認真的。

「糖果剛剛都給閱覽室的小朋友,我身上已經沒有了……」

平常你為了拉近與小朋友間的距離,總會習慣性的準備一些糖果放在身上。這次為了配合活動還特地加量,不過剛剛全被扮成各種妖魔鬼怪的貪吃鬼們瓜分完畢,因此比起他的有備而來,你只能舉白旗認栽。

「那麼,我要搗蛋了。」

在他的吻落下前,你想這與其說是搗蛋,不如說是開動吧。


超☆突發萬聖節賀文。

搗蛋跟接吻餵糖吃都是我個人相當中意的橋段,所以就衝動的寫了。

因為時間是設定在現代,個人又覺得圖書館這個場所實在很適合他們,很多他們在圖書館的事情都好想寫!

隱藏設定是紫苑是圖書館的志工,老鼠則是圖書館常客,因此他們才會相遇。未來會陸續交代他們相遇的過程!

希望你會喜歡,萬聖節快樂☆


現代學園化

初嘗禁果

2011-10-30
「Trick or Treat!」

透過窗戶鏡面的反射,你謹慎的觀察、計算他行進的步伐,抓準他轉進來的瞬間跳出來,配合著動作大喊這句練習許久的台詞。

雖然顧及你們正位在圖書館這個安靜的場所,所以你刻意壓低了音量,即使如此,你的聲音還是劃破寂靜,清晰的迴盪在室內。

因為破壞了這寧靜的午後你感到有些抱歉,不過反正這間閱覽室內目前除了你們之外沒有其他人,何況過去你從沒有實際參與過萬聖節的活動,這次正巧遇上圖書館所舉辦的兒童讀書會萬聖節特別活動,在和小朋友們玩樂中體會到扮鬼其實也滿好玩的,這個經驗讓你覺得既新奇又有趣,於是便有此心血來潮的行動。

至於成果,你自認時間點抓的正巧,雖然只是普通的嚇人惡作劇,但以第一次來說,應該算做的不錯吧。

不過原先在你的期待中,除了惡作劇之外,主要是希望能讓總是看來游刃有餘的他感到驚訝,但當你語尾方休,四周卻自動回歸平靜,彷彿剛才的喧鬧不存在一般,並沒有聽到你預料中的驚呼,只有沉默的空氣漫延,連原先在窗外吱喳不停的鳥叫聲都嘎然靜止。

於一片沉重的靜默中,你怯生生的抬起頭,透過由下往上的視線觀察他的表情:一如以往的精緻面容,嘴角掛著從容的微笑。嗯,看來面對你突如其來的襲擊,他顯然沒被嚇到,還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真的這麼失敗嗎?你不敢對上他的視線,深怕他一開口就以慣有的毒舌諷刺你幼稚的行徑,但其實不需他的冷嘲熱諷,要是現在有個樹洞,你大概會自動一頭鑽進去不願面對現實。

當你正因為行動失敗而尷尬又苦惱,只能兀自反省到底是哪個環節出差錯的時候,他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的將手伸入口袋中,似乎在摸索著什麼。

「頭抬起來。」

「咦?」

你還在忙著思考要是他問起,你該如何解釋自己幼稚的舉動,企圖給予其正當性到他不至於過份嘲笑你的地步,因此沒分神注意他的動靜,不過身體已經習慣聽到他的聲音就會自行動作,於是他一聲令下,你便極為自然的抬起頭,迎來的正是他冰冷的唇與你要求的甜膩滋味。

這下子疑問以及抗議還有解釋,通通與蘋果糖酸甜的味道,一同融化在你們交疊的唇舌中。

「……老鼠你這是犯規,小心我咬你鼻子哦。」

在充滿蘋果味的吻結束後,即使你被吻到七葷八素,只能靠著書架和他的攙扶才沒因腿軟跌坐在地,卻還是不忘抱怨他沒被嚇到又反將你一軍的事情。

「我可是有照規矩來的,『不給糖就搗蛋』嘛,給你糖了所以不能搗蛋哦。可惜窗戶的反射不只有你那個角度看的到呢。」

看他笑的一臉老奸巨猾,詭計得逞的模樣,看來要跟他鬥,憑現在的你的確還遠遠不及。

「Trick or Treat。」

你賭氣的不願繼續再看他得意的笑容而低下頭,耳際卻聽到這句耳熟的話於此突兀的再度登場,不過這回並不是出自你的口中,而是他以充滿磁性的聲音說道。

聽到他這麼說,你不可置信的抬頭望向他,因為原先你以為他會不屑這個以你們的年齡來說,過於幼稚的活動的。

「剛剛不是……」

想起方才的吻,你欲言又止的摀住忍不住泛紅的雙頰,同時慶幸現在閱覽室中只有你們在,不然被吻到腿軟的模樣實在羞於見人。

「那是在下的糖啊,陛下。」

他伸手輕撫你的髮梢,笑容依舊沉穩,心情似乎相當好,但看來的確是認真的。

「糖果剛剛都給閱覽室的小朋友,我身上已經沒有了……」

平常你為了拉近與小朋友間的距離,總會習慣性的準備一些糖果放在身上。這次為了配合活動還特地加量,不過剛剛全被扮成各種妖魔鬼怪的貪吃鬼們瓜分完畢,因此比起他的有備而來,你只能舉白旗認栽。

「那麼,我要搗蛋了。」

在他的吻落下前,你想這與其說是搗蛋,不如說是開動吧。


超☆突發萬聖節賀文。

搗蛋跟接吻餵糖吃都是我個人相當中意的橋段,所以就衝動的寫了。

因為時間是設定在現代,個人又覺得圖書館這個場所實在很適合他們,很多他們在圖書館的事情都好想寫!

隱藏設定是紫苑是圖書館的志工,老鼠則是圖書館常客,因此他們才會相遇。未來會陸續交代他們相遇的過程!

希望你會喜歡,萬聖節快樂☆


學園化設定

2011-08-31
1.不能接受平行世界的現代學園化設定者請迴避

2.個人私心設定,歡迎討論

3.鼠苑為主

4.設定粗略還請見諒

───→

紫苑
17歲,跳級生,生物學系大一。
離家至都市就學。
對老鼠一見鍾情,起先是被老鼠的演技吸引,進而愛上他。
性格沒什麼更改,大致原作初期設定為主,不會黑掉。


老鼠
20歲,戲劇系大二,劇團王牌,酒保兼職。
甫進系上便引起全系轟動,本來就在業界小有名氣,經知名劇團團長引薦後就讀。
演技力是天生加上後天的努力而成,扮相中性加上長相端正,男女粉絲通吃。
在酒吧當酒保是為了賺取生活費和興趣,運用高超的演技和說話技巧贏得頗高評價。
一樣是維持原作性格,唯獨尖酸刻薄還有不近人情的部分弱化,攻擊性減少。


沙布
17歲,跳級生,醫學系大一,紫苑的青梅竹馬,圖書館委員。
美‧少‧女!←
喜歡紫苑,雖然知道紫苑對自己只是朋友的喜歡,還是希望有一天他能夠喜歡上自己。
是個積極進取的好女孩,唯獨有點死心眼。
看到紫苑跟老鼠很幸福後,努力轉換成打擊老鼠,守護紫苑的保護者心態。


力河
新聞系教授。
受到火藍的請託照顧紫苑,覺得老鼠太囂張加上會帶壞紫苑,所以討厭老鼠。
老鼠有額外修大眾傳播所以會被教到。同學們表示上課十分痛苦。


借狗人
青春洋溢的女高中生!
紫苑的鄰居。覺得紫苑就像是迷糊卻意外可靠的鄰家大哥哥。
討厭老鼠因為老鼠很愛冷嘲熱諷他。



猶豫再三,還是將設定稿釋出。

其一是怕雷到人,我的萌點搞不好誰都無法理解,雖然有點寂寞不過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其二是怕破壞了美好的原作,這是我最不願意看見的結果。

其三是怕設定稿出來了,卻沒動筆,那不就本末倒置了嗎?

所以我會努力我會努力> <

歡迎批評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