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吻守則No.6

※時點是在動畫第八集和第九集中。
※維持同床共枕的設定。




與紫苑同床共枕的同居生活,時至今日,兩人好不容易安然度過磨合期,逐漸能夠習慣與對方共處在這由書所組成的小小空間中。
開始時,大至道德規範,小到床位分配該誰睡裡面之類的問題而爭吵不斷,相較之下,如今狀況的確改善不少,雖然仍有零星爭吵,卻不至於再次造成堆疊的書山倒塌的慘劇發生。
其實紫苑除了對生活常識一無所知,和口無遮攔的聒噪之外,算是個不錯的同居人。
既沒有不良習慣,對西區得來不易卻仍粗糙到難以入口的食物,也從不抱怨。依舊維持著良好的儀態,細嚼慢嚥的全部吃完。就算份量明顯過少,也不曾喊過一聲餓。
起初家事幾乎全不在行,卻願意主動學習並學以致用,現在家事幾乎都由他一手包辦。
總是講個不停,聒噪無比,卻也有敏感的察覺到你需要安靜的空間,而默默靠著你看書的時候。
有點遲鈍,外加時常優柔寡斷,容易猶豫不決,腦袋卻很好,能夠迅速的判斷情況。
紫苑所擁有的正面優點與負面缺點,全數在這段時間中,以坦白到讓你吃驚的程度,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你面前。
就像在玩抽鬼牌前,直接以底牌示人,無關好壞與勝負,而是迫不急待的將他所擁有的通通與你分享。
該說是幸還是不幸?
你深知自己確實有不老實之處,相較於你來說,他就顯得落落大方,甚至太過老實,讓身為旁觀者的你,都會替他感到害羞的程度。
你們是完全獨立的個體,不論外貌、出身都有極大的差異,更遑論是個性,「南轅北轍」幾乎能做為描述你們之間差異性的最佳註腳。
然而縱使你從不相信亦不屈服,但難以否認,或許這就是命運。
即使你們之間擁有如此巨大的差異,命運仍讓你們從初次見面後,就被彼此深深吸引,再也移不開視線。
直到再度相逢,你必須承認,紫苑對你來說,的確是擁有不凡意義的特別存在。

認知如此,但現實生活中,仍有諸多需要克服的難關。
雖然你已經深知他的個性,與習慣他不知羞恥的口無遮攔,但自從那個離別之吻後,你們肢體接觸的頻率就像是開關被打開一樣,一下子就多到連你也深感驚訝的程度。
擁抱和依偎成為常態,吻更是照三餐遍布於你的額、頰、甚至偶有他玩心一起,轉為齒痕落上鼻尖的情況。
紫苑自然而然的態度,使他的行為看似合理化,也並不讓你感到尷尬,輕易的就能接受他的碰觸。
但接受後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反而從中衍生出更令你困擾的難題。
一旦養成習慣,漸漸就會不滿於現況而產生更多需求,簡單來說就是──欲求不滿。
紫苑的吻總是蜻蜓點水般的,輕觸即止。透過肌膚相觸所傳遞過來的,並不包含任何情慾成分,僅有乾淨而純粹的善意與祝福,就跟紫苑本人一樣。
而且唯獨第一次的離別之吻是落在唇上,從那之後,他再也沒有吻上你的唇。
你曾試著猜想其中深意,卻難以判斷只能無疾而終。
正因他的思考邏輯總跳躍到出乎你意料,所以不論你如何想破腦袋,也無從揣測他的想法。
但不理解其原因,並不代表你會因此而忘記那個吻。
與其相反的是,每當紫苑吻你之時,你都會不自覺回想起那如羽毛般輕拂過,獨留他的溫度延燒的離別之吻。
雖然僅是個輕吻,但那其中所蘊含著濃厚而豐沛的感情,除了祝福之外,還有不捨、猶豫和──
他彆腳的演技所掩飾不住的情緒,透過唇瓣相貼,讓你沾染上名為「紫苑」的毒,成癮之後,便越陷越深,終至萬劫不復,使你難以戒除卻又無法被滿足。
就像纏繞在他身上美豔的紅蛇一般,總用一副不經世事的天真模樣,持續給予你甘美的引誘,試圖誘導你吃下禁忌的果實,卻又僅點到為止。
無處發洩而累積的欲望就此無限膨大,本就身處血氣方剛的年紀,狹小的空間更讓你們幾乎沒有隱私可言,過近的距離使得紫苑隨便一個動作表情,都令你被撩撥到躁動不已。
而你卻如早已飢腸轆轆的狗,面前正放著滿滿令人口水直流的佳餚,卻被不合理的下令只能淺嚐即止,無法大快朵頤一般。
雖然你曾一次又一次的在心中責怪紫苑天真到令人髮指的粗神經,然而你明白,其實並沒有誰強迫你愛上紫苑,一切都是你一廂情願的被吸引,卻把責任推到被你喜歡上的他身上,不負責任的行為罷了。

即使這個困擾你許久的問題遲遲未獲得解決,但這段日子光是尋找入侵NO.6的方式,就夠你忙得焦頭爛額,比起來這件事就顯得沒那麼重要,自然被放到一旁。
只是……你看向倚著枕頭,正用不怎麼高明的演技朗讀給小老鼠們聽的紫苑。
他終究還是令你掛心不已。
對你來說,紫苑是第一個讓你如此在意的「他者」。
他使你體會到因他人的喜怒哀樂跟著情緒起伏的感受,同時學會害怕失去還有渴望擁有這極端的兩者:害怕失去紫苑,渴望擁有紫苑。
你總認為紫苑的天真會成為害死他的契機,但紫苑就是這樣的人,而你也不得不承認,你的確為這樣的他所深深吸引。
進而想守護他,甚至愛上他。
直到紫苑給予你的那個離別之吻後,你內心便清楚明白,自己已經愛上紫苑。
曾經「愛」對習慣自食其力,獨來獨往的你來說,是陌生且嗤之以鼻的名詞。
但自從遇上紫苑後,他不僅用愛將你溫柔擁入懷中,更進一步的蠶食了你的內心,讓其中滿溢對他的愛情。
他在沒問過你意願的狀況下,堂而皇之的闖入你的心中。成為讓你明白奇蹟的確存在,並拯救了你的生命,喚醒你死去的感情的人。
或許正如借狗人所說,紫苑和你的羈絆會成為你的絆腳石。
然而即使再明白這點不過,你仍舊難以如過去一般,在他擅自打亂了你的步調後,率性的離去。
這也是你第一次理解到,和他人產生連繫,竟是一件如此麻煩的事情。
會因為擔心對方而心神不寧;會因為愛所以想要更靠近對方;會因為不願看到那純淨的眸染上陰霾,而想替對方分憂解勞。
紫苑的存在,更讓你第一次產生想為自己以外的人賭上性命的想法。
即使你將面對的是NO.6最危險而且最黑暗的面相,卻不惜投注大量金錢,甚至拜託借狗人以取得情報。
如此大費周章,只因你知道,要是放著他不管,他絕對會下定決心背著你遠走高飛,然後在某個你不知道的地方死去。
也許是西街的某個角落,也許是NO.6腐敗的黑暗中──而不管是哪一種,你光是想像,就覺得無法忍受。
你已經習慣他在你的身旁,縱使是個稍嫌聒噪,天真到令你頭疼的存在。但是與其終日去擔心是否會失去遠在他方的他,不如盡你的全力,好好守護在你身邊的他。
如果能與他共度接下來的人生,好像也不壞。
在那個離別之吻後,你是這麼想的。


至此你總算徹底釐清自己的感情,行動派的你決定下一步就是弄清楚對方的想法。
既然總是主動的紫苑選擇迴避,你只能另闢蹊徑,說服自己下定決心,由你來主動出擊。
此時你們比鄰躺在床上,你還在思考該如何開口,而朗讀告一段落的他,看來睡意逐漸湧上,正哈欠連連的收起書本準備入睡。
此時已經習慣成自然的晚安吻,伴隨著他的晚安落於你的頰側。
你眼見機不可失,錯過這次,是否能再找到開口的時機都是個問題。
於是你心一橫,俐落的翻過身子將他壓在身下,此刻你們所呈現的姿勢,如同再現初次同床共枕的那個颱風夜,你威脅他的那幕一樣。
「老鼠?」
你居高臨下的看著滿臉狐疑的他,卻發現無論事先在心中默背過多少次,都已經能倒背如流的短短幾個字,居然無法自然而流暢的如舞台演出一般脫口而出。
幾欲開口,但話總到嘴邊又再度被吞回肚中,吞吞吐吐了老半天,所有嘗試終究宣告無疾而終。
最後你竟連一個字都沒能說出口,只能嘆息著暗罵自己沒用,同時翻下身來背對他躺回床上,
主動還他自由。
加註的一句晚安,純粹是試圖欲蓋彌彰你的尷尬與懊悔。
你的鬥志之所以被全數弭平,那讓你不得不打退堂鼓敗下陣來的主因,不為別的,只因紫苑純粹的雙眸透露的是毫不掩飾,全心全意的信任。
要看著他的眼睛問出:「我喜歡你,你呢?」這句話,不知何故,竟讓你覺得自己猶如背叛了他的信任一般令你難受。
也許是因為你難以掌握他的情緒,面對未知的恐懼,你竟感到莫名地害怕。
他曾經說過想成為和你對等的存在,也表示過為你所吸引這類引人遐想的話,但他卻從來沒有清楚表明過喜歡你。
你明白自己是愛著紫苑的,那愛是包括友情、親情還有愛情等等諸多復雜的感情──但紫苑呢?
思及此,你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一點也不了解他。
明明終日共處在同一個空間裡,明明是最靠近彼此的人,你卻難以捉模他的心思,連猜測都感到惶恐。
這個發現猶如當頭棒喝般,讓你驚覺自己只要遇上的是有關於紫苑的事情,無論是向來精準的判斷力、或者是堪稱行動派的執行力都會大打折扣。更別說你素來引以自豪的冷靜沉著,同樣十分容易失去效力,使你義無反顧,不求回報的為他付出。
即便如此,也不保證你付出就會有結果。
他的感情由他自己掌控,他人難以操縱,你只能期待他的心能夠有容納你的角落,即使現在或許只有一小塊,你也會用愛去耕耘和灌溉,期望哪天能在他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話說回來,雖然這次的失敗讓你頗受挫折,更何況居然是因為害怕告白被拒絕而臨陣脫逃,光想就讓你羞愧不堪。但在尚未找到解決方法,依舊難以啟齒的情況下,你也只能默默的將自身的欲望鎖的更牢。
原先打算正面突破一途,現在已經宣告失敗。別無他法,你只能試著轉移話題,或許旁敲側擊也能夠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也說不定。
「紫苑。」抱著這樣的想法,你轉過身面對他,卻還是下意識的迴避他的視線,你只能再度感嘆自己的沒用,並裝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來掩飾心虛。而他一臉睡眼惺忪的無辜模樣,看來很是迷惑,不能理解從剛剛開始你莫名其妙的所有行為。
「……你覺得接吻怎麼樣?」
對於這個連你自己都深覺突兀的問題,雖然後悔不已,但木已成舟,你只能在內心痛罵自己無法坦率的表達這致命的缺點。
其實你想問的是:「在那個離別之吻後,為什麼再也不吻我了?」但無奈這句話就算撕裂你的嘴,大概也無法順利問出口,你也只能夠屈就那突兀的問句,期望它能夠從紫苑的口中打探到些許端倪。
但是問題方出口,他就像驚嚇到睡意全消似的,睜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你。
你暗罵糟了,莫非自己語氣動搖的程度,讓演技已經退化到連紫苑都能察覺到的地步?
空氣頓時凝結,兩人都定格在相望的這瞬間。
此刻你雖然表面看來冷靜,實際上心裡十分著急。腦筋轉得飛快,企圖尋找能解釋得過去的理由來粉飾太平。無奈不論你如何思量,腦筋就像打結一樣,想出的盡是些連自己都無法說服,更遑論能使他信服的理由。
思考無果,受不了這沉重的氣氛,你只得狼狽投降,正想開口說算了,但他卻先一步打破僵局。
面露猶豫的他先是遲疑的坐起身來,你正疑惑他究竟要做什麼,下一秒他卻跨坐在仰躺著的你的身上。
這下子就算反應快速如你,也完全沒有辦法處理這超乎你想像的情形。
當你還震驚於紫苑突如其來的動作,他先是輕柔的撥開散落在你臉上的髮絲,而後緩緩伏下身體,令你魂牽夢縈許久的吻,終於再度落上你的唇。

這個吻依舊很淺,僅僅雙唇相貼。然而紫苑略高的體溫,還有因零距離而搔癢著你的髮絲,卻讓你才決定鎖死的欲望,一下子便如脫韁野馬般不受控制的潰堤。
雖然處於被強吻之姿讓你感到些許彆扭,但機會難得,被幸福感沖昏頭的你也顧不了那麼多,決定放鬆身體,好好享受這個意料之外的驚喜。
今晚你再次品嘗到因紫苑而情緒起伏不定的滋味。原先才因為鼓起勇氣的告白未果而失望透頂,現在卻又因紫苑的一個吻而滿心歡喜。
難以平復的激動情緒,讓你費了好大的努力才冷靜下來細細品味這個吻。
紫苑的這個吻,大體來說和當時的那個晚安吻沒有多大不同。
只不過追加了幾個不純熟的輕吮,你甚至能明顯感受到他因緊張所以抿起的唇,這種在你感覺只是更加被撩撥,卻搔不到癢處的挑逗罷了。
正當你因不滿他生硬的動作,想奪過主導權加深這個吻之時,紫苑卻迅速的起身,結束這讓你意猶未盡的驚喜。
只見他染上紅暈的臉龐看來除了羞赧,還有些欲言又止及不知所措。
到嘴的肉被逃掉確實讓你心有不甘,加上你對他這意外舉動背後的原因感到好奇,你一個挑眉頗有示意他最好解釋一下,否則你不會善罷干休的意味。
「呃……」只見他仍是猶豫,咬著下唇一副連自己都很苦惱的模樣。
你伸出手帶點鼓勵性質的輕撫他柔順的髮絲,你明白現在這狀況並不需急於逼問,安靜等待他整理思緒後自然會有答案浮現。

「你……覺得舒服嗎?」
好半晌的寧靜,被這個問句劃破。只是一如他總出乎你意料的言行,這個問題同樣也令你百思不得其解,你只能維持沉默以對。
因為你的無言,他這才不情願的加上吞吞吐吐的補充說明。
「就是……因為我沒什麼經驗,所以……」雖然辭不達意,但僅隻字片語便使你瞬間明白其所謂何事。
雖然這原因大出你所料,但單憑那雙窺視著你的反應的眸,透露出再認真不過的情緒,即可讓你理解他的確是認真在詢問你的感受。
語無倫次的慌亂神情,搭配頰側與那艷紅蛇紋相映之下,顯得更為鮮明的緋紅,總是直率過頭的紫苑,居然也有這難得一見的害羞模樣,讓你覺得既好笑又愛憐不已。
「……哈哈哈」知道他是極為認真的煩惱這件事,爆笑以對實在有失禮數。但即使你企圖用手遮住忍不住勾起的嘴角,終究還是忍俊不住,爆笑出聲。
「老鼠!!!」只見紅潮迅速由雙頰蔓延至紫苑白皙的頸與耳朵,為了阻止你繼續大笑,他只能面紅耳赤的大喊你的名企圖掩蓋笑聲。
看到這反應讓你頓時玩心大起,十分惡劣的笑得更為起勁。要不是因為他還坐在你身上,你搞不好會笑到在床上打滾的程度。
沒辦法,即使自知笑得過火,但真要說,其實你是笑自己笨的成分,比笑他的傻要來的多。
一想到困擾你許久的疑惑,竟是因為他如此可愛的擔憂,便讓你更加難以抑制,爆笑不止。
「我是認真的!別笑啦!我要潑你水了哦!」
眼看阻止無用,反而更為助長你的笑意。別無他法,他只能紅著臉祭出上回成功讓你閉嘴的最後絕招。
「哈哈哈……好啦、好啦,噗……抱歉,在下失禮了,殿下請大人不計小人過,放過在下吧。」怕他一怒之下真的憤而實行,不想再被潑的滿身濕,你連忙止住笑低頭道歉。
笑聲方止,一時間沉默再度降臨。
看向他泛紅的雙頰和困窘的表情,這難得彆扭的樣子實在讓你覺得新奇又有趣。
雖然因為他的反應使你心情大好,但光是笑並沒有解決他的煩惱,你在意的理由也只獲得一半的解答,想想還是由你率先開口打破沉默。
「吶,真的很在意?」即使你已經道歉,從他仍一副耿耿於懷的樣子看來,不難想見他對這件事的重視。
「因為……先前在路上遇到那位小姐的時候,老鼠你不是吻了她嗎?看起來技術很好的樣子,所以……老鼠,你又笑我!算了,當我沒問。」只見他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看你似乎又有笑意故態復萌之勢,他索性負氣閉嘴不談。
「不,我沒笑,只是覺得你實在……」很可愛,真的很可愛。不過你還沒能說出口,他就慌忙的伸手掩上你的嘴,阻止你繼續說下去。
對於他這突如其來的偷襲,你沒有抵抗,反倒順勢在他的掌心落下一吻,而你並沒有錯過他因驚嚇所以顫了下的反應,但他也沒有收回手,只是任由你吻著,這更使你原先的擔憂全數煙消雲散。
因為害怕聽到紫苑拒絕的回應,所以你總是處於被動,消極的應對。
小心謹慎的個性使然,讓從沒有戀愛經驗的你裹足不前,難以鼓起勇氣突破現況。
但……太好了,能因此知道紫苑並不是因為不喜歡所以避著你。
雖然是藉由旁敲側擊所得,並非正面的肯定答覆,不過能夠獲得這意料之外的真相,依舊讓你十分開心。


「殿下,恕小的失禮,但您接吻時不只會忘記呼吸,而且毫無技巧可言──實在稱不上舒服啊。」一掃心頭陰霾的你,不由得回復本性,壞心的點出他因緊張和不熟練所呈現的僵硬反應。
此話一出,毫不意外的看見好不容易消散大半的紅潮,再度湧上他的雙頰。
「那是因為──哇啊!」他正想出言辯駁,你不給他機會,一個伸手揪住他的衣領就往下拉。反應不及的他只能如你所願的倒向你,成為半趴在你身上的姿勢。
「老、老鼠?」略撐起身子的紫苑看來有些狼狽,並對於你的行為表示不解。
而你則用雙手輕輕捧住他仍面帶潮紅的頰拉近,距離頓時縮短,輕易的就能感受到他呼吸時的吐息,讓你有些緊張。
不過,這是最適合接吻的距離。
「噓,」你以氣音先行示意他閉上嘴,避免破壞氣氛,並用額抵上他被白髮遮蓋的額。
或許是因為總算真相大白,使你感覺他不再那麼捉摸不定,而穩定了你的信心,這次你毫不費力的就能夠直視他的雙眼。
映入你眼簾的,是他因異變而轉換為血紅色的眸。
初見的確會感到驚訝,但是經過長久以來的相處,讓你理解到紫苑就是紫苑,不管他的外形如何改變,只要身為人的內心沒有改變,那就足夠了。
在他的紅眸中映出你的臉,此刻你們的眼中僅有對方,世界恍若只有彼此,而你多希望這一刻成為永恆。
「記得呼吸。」說完你就將唇壓上。
跟前兩次的感受一樣,他的唇顯得溫熱且細緻。相連之處所傳來的陣陣溫暖,讓你想起一直以來他的體溫都較你來的高,你也曾因此嘲笑過他:『果然還是個孩子』,而引起他的不滿。
明明是個男孩,卻擁有如此細皮嫩肉,不愧是那個都市所嬌生慣養出來的少爺。
你不只一次這麼說過,不過現在的紫苑,已非昔日那什麼都不知道的溫室花朵了。
更何況,你得承認,無論是擁抱或者是親吻,都讓你覺得觸感良好。

既然獲得了主導權,不願浪費這難得的機會,你駕輕就熟的從嘴角開始攻城掠地。
期間幾次變換了角度,還有比起他要來得熟練多的輕吮都讓你感到飄然的幸福。
接吻說穿了明明就僅是肌膚互相接觸,跟牽手還有其他觸碰身體的行為並沒有不同。但雙唇相貼這個舉動,卻讓你覺得比起觸碰其他地方,來的更為貼近紫苑。
也許因為所有話語皆從口出,是人類表達意志的主要管道。反向思考,或許能夠藉由接吻將自己送進他的心中,讓他只想著你,只愛著你也說不定,你忍不住分神如此想到。
你們耳鬢廝磨了好一陣子,但直到這時你才注意到就算經過提醒,他還是下意識的屏住氣息。
你有些無奈他越來越不聽你的話,在帶點寵溺意味的捏了他的臉後,他這才想起你的叮嚀一般,小心翼翼的開始呼吸。
你滿意的感受到他的呼息後睜開眼睛,卻發現他正僵著身體,瞪大雙眼直視著你。
沒情調的傢伙。如此想著的你,因為他的不解風情而忍不住笑出來,這才結束了這個吻。
「殿下感覺如何?」極近的距離讓體溫和氣息毫無間隙的傳遞過來,氣氛使然,你忍不住親暱的以鼻子蹭了蹭他的鼻頭,算是回報他偷襲留下過幾個齒痕的一箭之仇。
「呃……很舒服?不過好像沒什麼不同……」怕癢的他邊說邊試圖閃躲,你正玩的不亦樂乎,一聽他這麼說,便勾起抹意味深長的笑,笑得頗有詭計得逞之感。
「那麼再一次。」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壓下他的頭,並用強硬的語氣說道,「還有,閉上眼睛。」
說完不等他回應,你再度吻上紫苑。
這回吻的急切,侵略性遠比過去幾次更為強烈。
不可否認第一個吻只是試探,你的確擔心他的反應,怕一下子太過激烈,會嚇退純情的他,所以規矩的謹守分際,只是單純唇瓣相貼的吻而已。
原先你希望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指導未經世事的他。讓紫苑習慣你的吻,就像你們習慣彼此一樣。
不過光是要維持現況,把持理智就足以讓你費盡心思,如果能有更進一步的機會,不好好把握苦的將會是自己。
如此認知讓你有些苦惱,是該自私的順從你的欲望,或是貼心的為他著想?
既然他覺得上個吻和過去沒什麼不同,那麼這個吻的尺度,究竟該深入到哪個程度比較妥當?
思及此,你試探性的伸出舌尖舔過他的唇,不意外的接收到他的身體瞬間僵直,還有頗為明顯的一個顫抖。
你想這大概是驚訝的反應,於是你安撫性的將手繞到他的頸後來回撫弄,示意他放鬆。
這招果然奏效,使他原先僵硬的身體回復至放鬆狀態。
他的信任讓你滿心猶豫是否該趁勝追擊,才第三個吻而已,就這樣進入舌吻的階段會不會太快?
不過這回沒讓你煩惱太久,他先一步出手推拒了你的肩膀,待你仔細觀察,這才發現他已是滿臉通紅,緊閉著雙眼甚至使眉間都跟著糾結在一塊兒,看來目前為止這一步就是極限。
你依依不捨的結束這個吻,而他如釋重負的樣子讓你有些擔心。你還沒來的及開口,他就率先發難。
「老鼠,你為什麼要舔我?」他開口便是一記直球,令你有些措手不及。但細想這個語氣並不像是討厭,僅是單純的好奇,才讓你稍微放心。
話說回來,能夠輕易的詢問這種難以啟齒的問題,雖然的確然是紫苑的風格,但要是每次都被這樣打斷,要說什麼氣氛情調,大概都蕩然無存。
「……我們來複習一遍。」一時間各種情緒錯綜,你有些頭疼的決定迴避他的疑問,回到接吻這個主題從頭教起。
「咦?」
「第一,記得呼吸。第二,閉上眼睛。第三,身體放鬆。第四,嘴巴張開。跟我覆誦一遍。」自顧自的一口氣念完,既然實際操作還不能夠讓他記住,你索性用條列化的方式以幫助他背誦,也算是善用他頭腦好的優點,不必每次都讓你一一提醒。
雖然記不住也不要緊,你相當樂意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行動提醒他。
「咦咦咦──等等,第四是……」他素來擁有打破砂鍋問到底這個為你困擾許久的習慣,這次倒也發揮的不遺餘力,不過你並不想使用口頭回應, 而是打算以身體力行告訴他答案。
「第五,不要問廢話。」附帶補充這點,只因你可不希望下次也是壞在他的好奇心與直言不諱,更別說現在你只想用唇將他所有的疑問封住。
「等等啦老鼠!我……」
沒有讓他說完,你霸道的將第六點融入再度吻上他的唇內。
第六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紫苑,我愛你。

單篇完結

接吻守則No.6

2012-02-29

※時點是在動畫第八集和第九集中。
※維持同床共枕的設定。




與紫苑同床共枕的同居生活,時至今日,兩人好不容易安然度過磨合期,逐漸能夠習慣與對方共處在這由書所組成的小小空間中。
開始時,大至道德規範,小到床位分配該誰睡裡面之類的問題而爭吵不斷,相較之下,如今狀況的確改善不少,雖然仍有零星爭吵,卻不至於再次造成堆疊的書山倒塌的慘劇發生。
其實紫苑除了對生活常識一無所知,和口無遮攔的聒噪之外,算是個不錯的同居人。
既沒有不良習慣,對西區得來不易卻仍粗糙到難以入口的食物,也從不抱怨。依舊維持著良好的儀態,細嚼慢嚥的全部吃完。就算份量明顯過少,也不曾喊過一聲餓。
起初家事幾乎全不在行,卻願意主動學習並學以致用,現在家事幾乎都由他一手包辦。
總是講個不停,聒噪無比,卻也有敏感的察覺到你需要安靜的空間,而默默靠著你看書的時候。
有點遲鈍,外加時常優柔寡斷,容易猶豫不決,腦袋卻很好,能夠迅速的判斷情況。
紫苑所擁有的正面優點與負面缺點,全數在這段時間中,以坦白到讓你吃驚的程度,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你面前。
就像在玩抽鬼牌前,直接以底牌示人,無關好壞與勝負,而是迫不急待的將他所擁有的通通與你分享。
該說是幸還是不幸?
你深知自己確實有不老實之處,相較於你來說,他就顯得落落大方,甚至太過老實,讓身為旁觀者的你,都會替他感到害羞的程度。
你們是完全獨立的個體,不論外貌、出身都有極大的差異,更遑論是個性,「南轅北轍」幾乎能做為描述你們之間差異性的最佳註腳。
然而縱使你從不相信亦不屈服,但難以否認,或許這就是命運。
即使你們之間擁有如此巨大的差異,命運仍讓你們從初次見面後,就被彼此深深吸引,再也移不開視線。
直到再度相逢,你必須承認,紫苑對你來說,的確是擁有不凡意義的特別存在。

認知如此,但現實生活中,仍有諸多需要克服的難關。
雖然你已經深知他的個性,與習慣他不知羞恥的口無遮攔,但自從那個離別之吻後,你們肢體接觸的頻率就像是開關被打開一樣,一下子就多到連你也深感驚訝的程度。
擁抱和依偎成為常態,吻更是照三餐遍布於你的額、頰、甚至偶有他玩心一起,轉為齒痕落上鼻尖的情況。
紫苑自然而然的態度,使他的行為看似合理化,也並不讓你感到尷尬,輕易的就能接受他的碰觸。
但接受後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反而從中衍生出更令你困擾的難題。
一旦養成習慣,漸漸就會不滿於現況而產生更多需求,簡單來說就是──欲求不滿。
紫苑的吻總是蜻蜓點水般的,輕觸即止。透過肌膚相觸所傳遞過來的,並不包含任何情慾成分,僅有乾淨而純粹的善意與祝福,就跟紫苑本人一樣。
而且唯獨第一次的離別之吻是落在唇上,從那之後,他再也沒有吻上你的唇。
你曾試著猜想其中深意,卻難以判斷只能無疾而終。
正因他的思考邏輯總跳躍到出乎你意料,所以不論你如何想破腦袋,也無從揣測他的想法。
但不理解其原因,並不代表你會因此而忘記那個吻。
與其相反的是,每當紫苑吻你之時,你都會不自覺回想起那如羽毛般輕拂過,獨留他的溫度延燒的離別之吻。
雖然僅是個輕吻,但那其中所蘊含著濃厚而豐沛的感情,除了祝福之外,還有不捨、猶豫和──
他彆腳的演技所掩飾不住的情緒,透過唇瓣相貼,讓你沾染上名為「紫苑」的毒,成癮之後,便越陷越深,終至萬劫不復,使你難以戒除卻又無法被滿足。
就像纏繞在他身上美豔的紅蛇一般,總用一副不經世事的天真模樣,持續給予你甘美的引誘,試圖誘導你吃下禁忌的果實,卻又僅點到為止。
無處發洩而累積的欲望就此無限膨大,本就身處血氣方剛的年紀,狹小的空間更讓你們幾乎沒有隱私可言,過近的距離使得紫苑隨便一個動作表情,都令你被撩撥到躁動不已。
而你卻如早已飢腸轆轆的狗,面前正放著滿滿令人口水直流的佳餚,卻被不合理的下令只能淺嚐即止,無法大快朵頤一般。
雖然你曾一次又一次的在心中責怪紫苑天真到令人髮指的粗神經,然而你明白,其實並沒有誰強迫你愛上紫苑,一切都是你一廂情願的被吸引,卻把責任推到被你喜歡上的他身上,不負責任的行為罷了。

即使這個困擾你許久的問題遲遲未獲得解決,但這段日子光是尋找入侵NO.6的方式,就夠你忙得焦頭爛額,比起來這件事就顯得沒那麼重要,自然被放到一旁。
只是……你看向倚著枕頭,正用不怎麼高明的演技朗讀給小老鼠們聽的紫苑。
他終究還是令你掛心不已。
對你來說,紫苑是第一個讓你如此在意的「他者」。
他使你體會到因他人的喜怒哀樂跟著情緒起伏的感受,同時學會害怕失去還有渴望擁有這極端的兩者:害怕失去紫苑,渴望擁有紫苑。
你總認為紫苑的天真會成為害死他的契機,但紫苑就是這樣的人,而你也不得不承認,你的確為這樣的他所深深吸引。
進而想守護他,甚至愛上他。
直到紫苑給予你的那個離別之吻後,你內心便清楚明白,自己已經愛上紫苑。
曾經「愛」對習慣自食其力,獨來獨往的你來說,是陌生且嗤之以鼻的名詞。
但自從遇上紫苑後,他不僅用愛將你溫柔擁入懷中,更進一步的蠶食了你的內心,讓其中滿溢對他的愛情。
他在沒問過你意願的狀況下,堂而皇之的闖入你的心中。成為讓你明白奇蹟的確存在,並拯救了你的生命,喚醒你死去的感情的人。
或許正如借狗人所說,紫苑和你的羈絆會成為你的絆腳石。
然而即使再明白這點不過,你仍舊難以如過去一般,在他擅自打亂了你的步調後,率性的離去。
這也是你第一次理解到,和他人產生連繫,竟是一件如此麻煩的事情。
會因為擔心對方而心神不寧;會因為愛所以想要更靠近對方;會因為不願看到那純淨的眸染上陰霾,而想替對方分憂解勞。
紫苑的存在,更讓你第一次產生想為自己以外的人賭上性命的想法。
即使你將面對的是NO.6最危險而且最黑暗的面相,卻不惜投注大量金錢,甚至拜託借狗人以取得情報。
如此大費周章,只因你知道,要是放著他不管,他絕對會下定決心背著你遠走高飛,然後在某個你不知道的地方死去。
也許是西街的某個角落,也許是NO.6腐敗的黑暗中──而不管是哪一種,你光是想像,就覺得無法忍受。
你已經習慣他在你的身旁,縱使是個稍嫌聒噪,天真到令你頭疼的存在。但是與其終日去擔心是否會失去遠在他方的他,不如盡你的全力,好好守護在你身邊的他。
如果能與他共度接下來的人生,好像也不壞。
在那個離別之吻後,你是這麼想的。


至此你總算徹底釐清自己的感情,行動派的你決定下一步就是弄清楚對方的想法。
既然總是主動的紫苑選擇迴避,你只能另闢蹊徑,說服自己下定決心,由你來主動出擊。
此時你們比鄰躺在床上,你還在思考該如何開口,而朗讀告一段落的他,看來睡意逐漸湧上,正哈欠連連的收起書本準備入睡。
此時已經習慣成自然的晚安吻,伴隨著他的晚安落於你的頰側。
你眼見機不可失,錯過這次,是否能再找到開口的時機都是個問題。
於是你心一橫,俐落的翻過身子將他壓在身下,此刻你們所呈現的姿勢,如同再現初次同床共枕的那個颱風夜,你威脅他的那幕一樣。
「老鼠?」
你居高臨下的看著滿臉狐疑的他,卻發現無論事先在心中默背過多少次,都已經能倒背如流的短短幾個字,居然無法自然而流暢的如舞台演出一般脫口而出。
幾欲開口,但話總到嘴邊又再度被吞回肚中,吞吞吐吐了老半天,所有嘗試終究宣告無疾而終。
最後你竟連一個字都沒能說出口,只能嘆息著暗罵自己沒用,同時翻下身來背對他躺回床上,
主動還他自由。
加註的一句晚安,純粹是試圖欲蓋彌彰你的尷尬與懊悔。
你的鬥志之所以被全數弭平,那讓你不得不打退堂鼓敗下陣來的主因,不為別的,只因紫苑純粹的雙眸透露的是毫不掩飾,全心全意的信任。
要看著他的眼睛問出:「我喜歡你,你呢?」這句話,不知何故,竟讓你覺得自己猶如背叛了他的信任一般令你難受。
也許是因為你難以掌握他的情緒,面對未知的恐懼,你竟感到莫名地害怕。
他曾經說過想成為和你對等的存在,也表示過為你所吸引這類引人遐想的話,但他卻從來沒有清楚表明過喜歡你。
你明白自己是愛著紫苑的,那愛是包括友情、親情還有愛情等等諸多復雜的感情──但紫苑呢?
思及此,你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一點也不了解他。
明明終日共處在同一個空間裡,明明是最靠近彼此的人,你卻難以捉模他的心思,連猜測都感到惶恐。
這個發現猶如當頭棒喝般,讓你驚覺自己只要遇上的是有關於紫苑的事情,無論是向來精準的判斷力、或者是堪稱行動派的執行力都會大打折扣。更別說你素來引以自豪的冷靜沉著,同樣十分容易失去效力,使你義無反顧,不求回報的為他付出。
即便如此,也不保證你付出就會有結果。
他的感情由他自己掌控,他人難以操縱,你只能期待他的心能夠有容納你的角落,即使現在或許只有一小塊,你也會用愛去耕耘和灌溉,期望哪天能在他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話說回來,雖然這次的失敗讓你頗受挫折,更何況居然是因為害怕告白被拒絕而臨陣脫逃,光想就讓你羞愧不堪。但在尚未找到解決方法,依舊難以啟齒的情況下,你也只能默默的將自身的欲望鎖的更牢。
原先打算正面突破一途,現在已經宣告失敗。別無他法,你只能試著轉移話題,或許旁敲側擊也能夠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也說不定。
「紫苑。」抱著這樣的想法,你轉過身面對他,卻還是下意識的迴避他的視線,你只能再度感嘆自己的沒用,並裝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來掩飾心虛。而他一臉睡眼惺忪的無辜模樣,看來很是迷惑,不能理解從剛剛開始你莫名其妙的所有行為。
「……你覺得接吻怎麼樣?」
對於這個連你自己都深覺突兀的問題,雖然後悔不已,但木已成舟,你只能在內心痛罵自己無法坦率的表達這致命的缺點。
其實你想問的是:「在那個離別之吻後,為什麼再也不吻我了?」但無奈這句話就算撕裂你的嘴,大概也無法順利問出口,你也只能夠屈就那突兀的問句,期望它能夠從紫苑的口中打探到些許端倪。
但是問題方出口,他就像驚嚇到睡意全消似的,睜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你。
你暗罵糟了,莫非自己語氣動搖的程度,讓演技已經退化到連紫苑都能察覺到的地步?
空氣頓時凝結,兩人都定格在相望的這瞬間。
此刻你雖然表面看來冷靜,實際上心裡十分著急。腦筋轉得飛快,企圖尋找能解釋得過去的理由來粉飾太平。無奈不論你如何思量,腦筋就像打結一樣,想出的盡是些連自己都無法說服,更遑論能使他信服的理由。
思考無果,受不了這沉重的氣氛,你只得狼狽投降,正想開口說算了,但他卻先一步打破僵局。
面露猶豫的他先是遲疑的坐起身來,你正疑惑他究竟要做什麼,下一秒他卻跨坐在仰躺著的你的身上。
這下子就算反應快速如你,也完全沒有辦法處理這超乎你想像的情形。
當你還震驚於紫苑突如其來的動作,他先是輕柔的撥開散落在你臉上的髮絲,而後緩緩伏下身體,令你魂牽夢縈許久的吻,終於再度落上你的唇。

這個吻依舊很淺,僅僅雙唇相貼。然而紫苑略高的體溫,還有因零距離而搔癢著你的髮絲,卻讓你才決定鎖死的欲望,一下子便如脫韁野馬般不受控制的潰堤。
雖然處於被強吻之姿讓你感到些許彆扭,但機會難得,被幸福感沖昏頭的你也顧不了那麼多,決定放鬆身體,好好享受這個意料之外的驚喜。
今晚你再次品嘗到因紫苑而情緒起伏不定的滋味。原先才因為鼓起勇氣的告白未果而失望透頂,現在卻又因紫苑的一個吻而滿心歡喜。
難以平復的激動情緒,讓你費了好大的努力才冷靜下來細細品味這個吻。
紫苑的這個吻,大體來說和當時的那個晚安吻沒有多大不同。
只不過追加了幾個不純熟的輕吮,你甚至能明顯感受到他因緊張所以抿起的唇,這種在你感覺只是更加被撩撥,卻搔不到癢處的挑逗罷了。
正當你因不滿他生硬的動作,想奪過主導權加深這個吻之時,紫苑卻迅速的起身,結束這讓你意猶未盡的驚喜。
只見他染上紅暈的臉龐看來除了羞赧,還有些欲言又止及不知所措。
到嘴的肉被逃掉確實讓你心有不甘,加上你對他這意外舉動背後的原因感到好奇,你一個挑眉頗有示意他最好解釋一下,否則你不會善罷干休的意味。
「呃……」只見他仍是猶豫,咬著下唇一副連自己都很苦惱的模樣。
你伸出手帶點鼓勵性質的輕撫他柔順的髮絲,你明白現在這狀況並不需急於逼問,安靜等待他整理思緒後自然會有答案浮現。

「你……覺得舒服嗎?」
好半晌的寧靜,被這個問句劃破。只是一如他總出乎你意料的言行,這個問題同樣也令你百思不得其解,你只能維持沉默以對。
因為你的無言,他這才不情願的加上吞吞吐吐的補充說明。
「就是……因為我沒什麼經驗,所以……」雖然辭不達意,但僅隻字片語便使你瞬間明白其所謂何事。
雖然這原因大出你所料,但單憑那雙窺視著你的反應的眸,透露出再認真不過的情緒,即可讓你理解他的確是認真在詢問你的感受。
語無倫次的慌亂神情,搭配頰側與那艷紅蛇紋相映之下,顯得更為鮮明的緋紅,總是直率過頭的紫苑,居然也有這難得一見的害羞模樣,讓你覺得既好笑又愛憐不已。
「……哈哈哈」知道他是極為認真的煩惱這件事,爆笑以對實在有失禮數。但即使你企圖用手遮住忍不住勾起的嘴角,終究還是忍俊不住,爆笑出聲。
「老鼠!!!」只見紅潮迅速由雙頰蔓延至紫苑白皙的頸與耳朵,為了阻止你繼續大笑,他只能面紅耳赤的大喊你的名企圖掩蓋笑聲。
看到這反應讓你頓時玩心大起,十分惡劣的笑得更為起勁。要不是因為他還坐在你身上,你搞不好會笑到在床上打滾的程度。
沒辦法,即使自知笑得過火,但真要說,其實你是笑自己笨的成分,比笑他的傻要來的多。
一想到困擾你許久的疑惑,竟是因為他如此可愛的擔憂,便讓你更加難以抑制,爆笑不止。
「我是認真的!別笑啦!我要潑你水了哦!」
眼看阻止無用,反而更為助長你的笑意。別無他法,他只能紅著臉祭出上回成功讓你閉嘴的最後絕招。
「哈哈哈……好啦、好啦,噗……抱歉,在下失禮了,殿下請大人不計小人過,放過在下吧。」怕他一怒之下真的憤而實行,不想再被潑的滿身濕,你連忙止住笑低頭道歉。
笑聲方止,一時間沉默再度降臨。
看向他泛紅的雙頰和困窘的表情,這難得彆扭的樣子實在讓你覺得新奇又有趣。
雖然因為他的反應使你心情大好,但光是笑並沒有解決他的煩惱,你在意的理由也只獲得一半的解答,想想還是由你率先開口打破沉默。
「吶,真的很在意?」即使你已經道歉,從他仍一副耿耿於懷的樣子看來,不難想見他對這件事的重視。
「因為……先前在路上遇到那位小姐的時候,老鼠你不是吻了她嗎?看起來技術很好的樣子,所以……老鼠,你又笑我!算了,當我沒問。」只見他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看你似乎又有笑意故態復萌之勢,他索性負氣閉嘴不談。
「不,我沒笑,只是覺得你實在……」很可愛,真的很可愛。不過你還沒能說出口,他就慌忙的伸手掩上你的嘴,阻止你繼續說下去。
對於他這突如其來的偷襲,你沒有抵抗,反倒順勢在他的掌心落下一吻,而你並沒有錯過他因驚嚇所以顫了下的反應,但他也沒有收回手,只是任由你吻著,這更使你原先的擔憂全數煙消雲散。
因為害怕聽到紫苑拒絕的回應,所以你總是處於被動,消極的應對。
小心謹慎的個性使然,讓從沒有戀愛經驗的你裹足不前,難以鼓起勇氣突破現況。
但……太好了,能因此知道紫苑並不是因為不喜歡所以避著你。
雖然是藉由旁敲側擊所得,並非正面的肯定答覆,不過能夠獲得這意料之外的真相,依舊讓你十分開心。


「殿下,恕小的失禮,但您接吻時不只會忘記呼吸,而且毫無技巧可言──實在稱不上舒服啊。」一掃心頭陰霾的你,不由得回復本性,壞心的點出他因緊張和不熟練所呈現的僵硬反應。
此話一出,毫不意外的看見好不容易消散大半的紅潮,再度湧上他的雙頰。
「那是因為──哇啊!」他正想出言辯駁,你不給他機會,一個伸手揪住他的衣領就往下拉。反應不及的他只能如你所願的倒向你,成為半趴在你身上的姿勢。
「老、老鼠?」略撐起身子的紫苑看來有些狼狽,並對於你的行為表示不解。
而你則用雙手輕輕捧住他仍面帶潮紅的頰拉近,距離頓時縮短,輕易的就能感受到他呼吸時的吐息,讓你有些緊張。
不過,這是最適合接吻的距離。
「噓,」你以氣音先行示意他閉上嘴,避免破壞氣氛,並用額抵上他被白髮遮蓋的額。
或許是因為總算真相大白,使你感覺他不再那麼捉摸不定,而穩定了你的信心,這次你毫不費力的就能夠直視他的雙眼。
映入你眼簾的,是他因異變而轉換為血紅色的眸。
初見的確會感到驚訝,但是經過長久以來的相處,讓你理解到紫苑就是紫苑,不管他的外形如何改變,只要身為人的內心沒有改變,那就足夠了。
在他的紅眸中映出你的臉,此刻你們的眼中僅有對方,世界恍若只有彼此,而你多希望這一刻成為永恆。
「記得呼吸。」說完你就將唇壓上。
跟前兩次的感受一樣,他的唇顯得溫熱且細緻。相連之處所傳來的陣陣溫暖,讓你想起一直以來他的體溫都較你來的高,你也曾因此嘲笑過他:『果然還是個孩子』,而引起他的不滿。
明明是個男孩,卻擁有如此細皮嫩肉,不愧是那個都市所嬌生慣養出來的少爺。
你不只一次這麼說過,不過現在的紫苑,已非昔日那什麼都不知道的溫室花朵了。
更何況,你得承認,無論是擁抱或者是親吻,都讓你覺得觸感良好。

既然獲得了主導權,不願浪費這難得的機會,你駕輕就熟的從嘴角開始攻城掠地。
期間幾次變換了角度,還有比起他要來得熟練多的輕吮都讓你感到飄然的幸福。
接吻說穿了明明就僅是肌膚互相接觸,跟牽手還有其他觸碰身體的行為並沒有不同。但雙唇相貼這個舉動,卻讓你覺得比起觸碰其他地方,來的更為貼近紫苑。
也許因為所有話語皆從口出,是人類表達意志的主要管道。反向思考,或許能夠藉由接吻將自己送進他的心中,讓他只想著你,只愛著你也說不定,你忍不住分神如此想到。
你們耳鬢廝磨了好一陣子,但直到這時你才注意到就算經過提醒,他還是下意識的屏住氣息。
你有些無奈他越來越不聽你的話,在帶點寵溺意味的捏了他的臉後,他這才想起你的叮嚀一般,小心翼翼的開始呼吸。
你滿意的感受到他的呼息後睜開眼睛,卻發現他正僵著身體,瞪大雙眼直視著你。
沒情調的傢伙。如此想著的你,因為他的不解風情而忍不住笑出來,這才結束了這個吻。
「殿下感覺如何?」極近的距離讓體溫和氣息毫無間隙的傳遞過來,氣氛使然,你忍不住親暱的以鼻子蹭了蹭他的鼻頭,算是回報他偷襲留下過幾個齒痕的一箭之仇。
「呃……很舒服?不過好像沒什麼不同……」怕癢的他邊說邊試圖閃躲,你正玩的不亦樂乎,一聽他這麼說,便勾起抹意味深長的笑,笑得頗有詭計得逞之感。
「那麼再一次。」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壓下他的頭,並用強硬的語氣說道,「還有,閉上眼睛。」
說完不等他回應,你再度吻上紫苑。
這回吻的急切,侵略性遠比過去幾次更為強烈。
不可否認第一個吻只是試探,你的確擔心他的反應,怕一下子太過激烈,會嚇退純情的他,所以規矩的謹守分際,只是單純唇瓣相貼的吻而已。
原先你希望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指導未經世事的他。讓紫苑習慣你的吻,就像你們習慣彼此一樣。
不過光是要維持現況,把持理智就足以讓你費盡心思,如果能有更進一步的機會,不好好把握苦的將會是自己。
如此認知讓你有些苦惱,是該自私的順從你的欲望,或是貼心的為他著想?
既然他覺得上個吻和過去沒什麼不同,那麼這個吻的尺度,究竟該深入到哪個程度比較妥當?
思及此,你試探性的伸出舌尖舔過他的唇,不意外的接收到他的身體瞬間僵直,還有頗為明顯的一個顫抖。
你想這大概是驚訝的反應,於是你安撫性的將手繞到他的頸後來回撫弄,示意他放鬆。
這招果然奏效,使他原先僵硬的身體回復至放鬆狀態。
他的信任讓你滿心猶豫是否該趁勝追擊,才第三個吻而已,就這樣進入舌吻的階段會不會太快?
不過這回沒讓你煩惱太久,他先一步出手推拒了你的肩膀,待你仔細觀察,這才發現他已是滿臉通紅,緊閉著雙眼甚至使眉間都跟著糾結在一塊兒,看來目前為止這一步就是極限。
你依依不捨的結束這個吻,而他如釋重負的樣子讓你有些擔心。你還沒來的及開口,他就率先發難。
「老鼠,你為什麼要舔我?」他開口便是一記直球,令你有些措手不及。但細想這個語氣並不像是討厭,僅是單純的好奇,才讓你稍微放心。
話說回來,能夠輕易的詢問這種難以啟齒的問題,雖然的確然是紫苑的風格,但要是每次都被這樣打斷,要說什麼氣氛情調,大概都蕩然無存。
「……我們來複習一遍。」一時間各種情緒錯綜,你有些頭疼的決定迴避他的疑問,回到接吻這個主題從頭教起。
「咦?」
「第一,記得呼吸。第二,閉上眼睛。第三,身體放鬆。第四,嘴巴張開。跟我覆誦一遍。」自顧自的一口氣念完,既然實際操作還不能夠讓他記住,你索性用條列化的方式以幫助他背誦,也算是善用他頭腦好的優點,不必每次都讓你一一提醒。
雖然記不住也不要緊,你相當樂意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行動提醒他。
「咦咦咦──等等,第四是……」他素來擁有打破砂鍋問到底這個為你困擾許久的習慣,這次倒也發揮的不遺餘力,不過你並不想使用口頭回應, 而是打算以身體力行告訴他答案。
「第五,不要問廢話。」附帶補充這點,只因你可不希望下次也是壞在他的好奇心與直言不諱,更別說現在你只想用唇將他所有的疑問封住。
「等等啦老鼠!我……」
沒有讓他說完,你霸道的將第六點融入再度吻上他的唇內。
第六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紫苑,我愛你。

為明日的相逢誓約

2012-02-29

鼠苑鼠,嚴格來說是鼠→苑







鵝黃色的燭光搖曳,灑滿一室。明明只是一盞小小的燭火,卻將舉目所見皆染上如同爐火熊熊燃燒般溫暖的錯覺。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一向寒冷到就算擁有毛皮保護,小老鼠們也必須全蜷縮在一塊兒的取暖,才有可能度過的嚴峻。

你維持背倚著枕頭的姿勢,閱讀著置於膝上,終於邁入尾聲的故事。不顧時間已屆深夜,被書中冒險深深吸引的你,打算一鼓作氣的將整本書讀畢。

這時除了你翻動書頁的聲音,還有不屬於你的那平穩而微弱的鼻息以外,萬籟俱寂,是個連風聲都沒有的夜。

終於,你悄然闔上封面略顯陳舊的硬殼書,揉了揉長久注視著文字而疲憊的眼,從鉛字中收回的視線,卻不由自主的落向已然沉睡的紫苑。

他緊閉著雙眼,睡容安穩祥和。而柔順的髮散落在發黃的枕頭上,因燭光看來並非純白而呈現金黃色澤。至於如同妖豔的紅蛇般,爬在他纖弱的頸項、手腕及身上的紋路,也隨著火光搖曳,看來栩栩如生。若非你曾親眼見到,很難想像那雙眼能散發那麼堅定的光輝,並且擁有超乎你意料的力量。

你不自覺的看著他的睡顏入迷,此刻,世界恍若凝結。


自從和紫苑在一起後,生活永遠不會無趣。

應該說,自從和他在一起後,你才發現過去你的生活有多麼無趣。

以前你始終是一個人,生命的意義沒有別的:為了生存,此外的一切皆不重要。

而紫苑則讓你的世界,從此改變。

透過他,你才知道看書時有人靠在身後的感覺叫做安心;擁抱時才知道人的體溫有多麼溫暖;親吻時才明白愛的感覺;離別時才知道什麼叫做痛徹心扉的孤獨。

他教會你許多事,你嘴巴上總是不饒人,但其實是感謝的。

相處越久,在你心中紫苑存在的分量,就日漸膨大到幾乎占滿你的心頭。

而之於你如此重要的他,唯一會讓你感到困擾的,就是他的天真。

從小在NO.6中成長的他,總是持有許多過分天真的想法,而反駁那天真到極點的論點,對你來說的確是樂趣所在。至於真正讓你苦惱的,則是那直來直往到即便擅長隱藏真實情緒如你,偶爾也難以招架的天然行為。

一切都必須從稍早,他入睡前說起。


當紫苑終於抵擋不了濃厚的睡意闔上書後,依序的和也快睡著的小老鼠們道了晚安。

當他鑽進被窩時,你頭也不抬的繼續閱讀,只淡淡的道了聲晚安。

沒想到當他的晚安在耳邊響起,竟額外附帶了一個落在頰側的輕吻。

起先你並沒有意識到那是個吻,因為那僅是一瞬間、蜻蜓點水般輕柔的拂過。但柔軟的觸感和已經習慣的他的熱度,卻久久殘留在你的頰上。

你先是微愣,既而嘆口氣,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扶正自己動搖不已的心,一如以往語帶諷刺的詢問這個吻的用意。

不料他竟一臉認真的回答你:「是晚安吻跟誓約之吻哦。因為一想到睡著後就見不到你,夢中也不一定能相逢,所以先和今天的老鼠道別,約定明天再見。」

語畢他靦腆的笑著,並很快的就進入夢鄉,獨留你獨自品味那段話的意思,還有仍殘留在頰上的溫度。


這個答案一如以往,是標準的紫苑式回答,也跟過去多次的情況一樣,令你絕倒。

雖然你早就深知這就是他的個性:天真浪漫到不知羞恥的地步,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實際上你卻仍難以抑制的深感動搖。

紫苑的言行是相當純粹的,自然而不帶慾望,如同白紙一般,真實呈現他的感情。既不掩飾,也非矯揉造作,而是毫不保留,直接將那最單純的感情全盤托出,就像個孩子,亟欲和你分享他生活中的一切美好。

但你卻和那美好純粹相距甚遠。

紫苑是由那座都市所形成的大型溫室中,細心培養出來的花朵。美麗而脆弱,纖細而敏感。縱使他擁有外表看不出來的堅強,卻從未經過暴風雨的摧殘、不知道冬天帶來刺骨的寒風與大雪是何等冰冷、就連飢餓也不曾體會。

你曾多次因他的天真和不諳世事而憤怒,但事實上,你知道這並不是他的責任,而是環境造就了這樣的他。

其實你多希望他能夠保有這樣的純粹,避免挨餓受凍,遠離生老苦痛,回到溫室裡面安全的受到保護,繼續當朵纖弱而美麗的花朵,嬌傲的盛放。

但是命運卻將他硬生生從溫室中拔除,直接拋到NO.6以外的世界,比下城更加混亂、黑暗的這裡。

在這裡,凡事都必須靠自己,要存活下去,就必須捨去天真和任何美好的存在,成為連狂風暴雨都無法摧毀的挺拔大樹。

剛開始,你曾幾度懷疑紫苑是否真能夠做到這樣的蛻變,畢竟就連長年生活於此的你都自顧不暇,何況纖細脆弱如他?

但是他卻做到了,並且完整保留了那份天真,一路走到現在。你這才明白,你確實是低估了他。

就算紫苑是溫室中成長的花朵,仍有他的驕傲與堅強,足以抵抗狂風暴雨的侵襲,並且依舊傲然的盛放。

看著這樣的紫苑,難以否認的,你的確深深的被吸引,甚至強烈的渴望擁有他。只是你期望的和他給予的,有著微妙的差距。

你早已失去了那些天真與美好,長年來驅使著你的,多半都是人性最原始的慾望:吃是為了填飽肚子、工作是為了賺取生活費,凡事都以利益為考量,不做會虧本的事。

但是紫苑卻將你喪失的那些感情一一喚醒,並且讓你第一次感覺到「愛」的存在。

然而心中對紫苑的感情越是滿溢,面對他,你就越難以保持跟過去一樣的冷靜。

尤其當他自然無比的靠近、輕易的就做出親密的肢體動作時,光是要把持住理智,強逼自己不能出手,不知就費了多大的力氣。

因為紫苑雖然總是把「喜歡」和「想要你」這種容易讓人誤會的話掛在嘴上,但你還不能確定單純如他,那其中是否包含著慾望的存在?

「沒有把握的事情就不去做」成為你的習慣,美其名說是謹慎,實際上你確實有些退縮。
不想要破壞兩人的關係,也不想背棄他毫不懷疑的信任。

心已被牢牢的鎖定,卻因太過靠近反而讓你識人的本領和常識的判斷全失。到頭來,你終究還是個小鬼,面對感情只能不知所措,一點也不像平常總是游刃有餘的你。


「您可真是我的剋星啊,陛下。」

你自嘲的輕聲呢喃,就這樣消散在寧靜的室內。唯一的聽眾仍在沉睡中,紋風不動的發出平穩的鼻息。

再看一眼他的睡容,你傾身在他的頰上,與他親吻你相同的位置落下一吻。

沒關係,至少現在他還在你身邊,還有時間讓你釐清他的感情。

既然直接正面迎擊已經變成他的拿手絕活,那麼你就來招欲擒故縱吧,等待他自投羅網的那一天。


「晚安,為明日的相逢誓約。」



獻給《NO.6》,還有老鼠與紫苑。
動畫化恭喜。
能看到動起來的你們,讓我感覺人生果然是神奇而美好的。
希望你們能永遠幸福。

獻給終終,生日快樂。
謝謝美好的妳在我身邊。


掩耳盜鈴

2011-11-06

突發小短篇,怨念作,R-15左右,虎頭蛇尾注意。




「老鼠、住手……等等,嗚……就說了……等一下!」

喘息聲中夾雜著他不容忽視的拒絕,雖然那令你感到些許不耐,不過還不至於影響你的動作。

又怎樣了?你想,但沒有問出口,因為你的手正忙著解開他外套的鈕扣,嘴則沿著他頸上的紅痕一路吮吻而下。至於他的反抗,你早已習以為常。

要說你獨斷專制其實的確沒錯,但碰上紫苑你的堅持卻往往脆弱的不堪一擊,就像現在一樣。

「……所以到底怎麼了?」

面對他毫不間斷的喘息與抱怨,你最後還是忍不住停下動作,抬頭望向他。

他的喘息聲你是相當歡迎沒錯,但是抱怨的部分就免了。

而依你對他的了解,就算這樣做下去,你也必須忍受這兩者繼續干擾你的行為,那還不如盡早解決,以免壞了興致。

「那個……就是……」他支支吾吾老半天,說出口的卻全都是含糊而籠統的呢喃,他少見的不乾脆倒是勾起了你的興趣。

「怎麼?事到如今都已經做過這麼多次,殿下還是會害羞嗎?」

你輕撫他散發柔和氛圍的髮梢,與將那紅痕染得更為緋紅的頰側,鮮少有機會看到欲言又止的他,每每都令你感到新鮮又有趣。

「才不是……!是……」他激烈的怒目瞪視著你,使你不由得莞爾,好整以暇的等著他自投羅網的確是你的惡趣味之一。

「嗯?」

等待的期間你的唇倒沒閒著,說要你等一下,但看來吻似乎是不反對的樣子,於是你照著平常的習慣,將吻一個一個來回灑落在他的肩、頸、額以及頰側。

「就是……克拉巴特他們……」

他似乎想嘗試閃躲你的吻,無奈這張床本來就不大,一下子擠了兩個人,閃躲的空間自然更為狹窄。左閃右閃都沒能閃過,這才放棄的躺平任你胡來。

「嗯?怎麼會說到牠們?」

這下換你露出難以理解的表情,連著動作也跟著暫停,正好順了他的意還他個清靜。

「就是……他們會看到啦!」

因為你的動作暫停,他眼見機不可失,總算逮到機會鼓起勇氣奮力一喊,內容卻令你啼笑皆非。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好不容易才說出口的理由,卻得到你抱以狂笑以對,頓時原先旖旎的氣氛蕩然無存,只剩你的笑聲迴盪書架之間。

「嗚……」

應該早有料到你的反應會如此誇張,但他看來仍耿耿於懷的撇過頭,似乎不願看見趴在他身上狂笑不止的你。

「噗哧……哈哈哈哈、唉你實在是……在下真是深感敬佩啊殿下。」

雖然參雜著笑聲的發言聽來實在不太具有誠意,不過要阻止自己不斷湧出的笑意實在太過艱難,你可是好不容易才硬擠出這句話,聊表你對他如此天然的純真發言感到的敬意。

「夠了啦!老鼠!」

原先大概是想採取放任你取笑的姿態,終究在你沒節制的笑個不停的情況下破功。他氣急敗壞的輕扯你放下後散落的髮尾,力道雖然不重,卻總算阻止你的無止境嘲笑。

「既然殿下如此介意,在下有個妙計,殿下不妨參考看看?」

你邊說邊伸手往床頭一撈,深黑色的絲帶如魔術一般突兀的出現在你手中。

「那是?」

一直避開你的目光的他,總算因為好奇而將視線重新轉回到你的身上,看他一臉疑惑的模樣,似乎還沒能搞懂你打算做什麼,你費了好大的努力才維持住嘴角及將溢出的笑意。

「看不見的話,就不會在意了,對吧?」


我承認我只是想寫蒙眼play\^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