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自你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呼喊他的名。


§羅索x米利安

§米利安斷臂的原因腦補

§無關緊要的米利安是羅索的代理監護人設定




起先羅索並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如往常的任務,他專心的運用高超的技巧駕駛著飛空艇,高速穿梭在高聳的樹林間,屏氣凝神的搜尋地表上任何能夠引起他興趣的物品,哪怕只是一片葉子、一朵花、甚至是一種生物,對他來說,只要是異世界中值得研究的物品,即使不擇手段,他都想要帶回去。

但是等到羅索的搜索總算告一段落之時,他這才注意到,平常總是跟在他身後苦追的米利安卻沒有出現。

不對勁,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直覺使然,這不對勁的感受讓顯少露出困惑表情的羅索為此緊皺眉頭,感到些許疑惑和不安。

沒有太多的猶豫,處理事情向來當機立斷、不拖泥帶水的他,即刻將飛空艇轉向,調頭駛回航道,甚至沒有發現他耗時搜尋而來的實驗品因此遺落在地,素來以冷靜理性的觀察者自持的他,如今卻再也無法保持一貫的嘻笑怒罵,只因他的心思已全然為更重要的事情所占據。

不會有事的。他想。只是這次那雜碎沒有跟上來罷了,只是這樣。

少了米利安時不時在耳邊嘮叨,羅索理當覺得鬆一口氣,但是他向來敏銳的直覺卻不這麼想。

默默的將飛空艇的速度再提升一點,逼近極限的速度,但羅索仍然覺得不夠快。

他想要立刻趕到那個人的身邊,現在,馬上,深怕晚了一步即是永別。



然而羅索終究是遲了一步。

當他循著戰鬥的痕跡一路追蹤,直到發現米利安的時候,只見米利安一個人在成群的異型之中浴血奮戰,他們曾經的隊友和無數的異型殘骸堆積如山,屍橫遍野。

這個場景令羅索永生難忘。

「別過來!」

見到羅索所駕駛的飛空艇駛近,以寡敵眾的米利安為了喊這一句話,一個不留意便被許多伺機而動的異型逮到空隙,進而如潮水般一擁而上,而後如同那些已化為一具具冰冷的屍體一般,米利安就此不支倒地,他原先高大的身影如今在羅索眼中看來竟然如此渺小。

僅一瞬間,羅索便感到世界就此傾頹崩解,只不過他的理性以更快的速度將即將崩潰的情緒導正。

現在不是驚慌失措的時候,他想,要是自亂陣腳,那就連最後的機會都沒有了。即使那機會十分渺茫,但只要不是「零」,那就有實行的價值。

反正大不了就是和米利安一同死去,他會親手殺了米利安,然後自殺,這或許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不會慘遭異形活生生的分屍。至於屍體可能會淪為食物,那也無所謂了,反正靈魂已死,肉體僅是空殼。

但現在還不需要考慮那些,那是在一切都無法挽回的情況下,最壞的結果。

平復情緒後,羅索立刻開始思考營救米利安的行動內容,情況相當危急,而且刻不容緩,理智告訴他越是緊急的情況,就要以越冷靜沉著的態度應對,他將這場行動視為一個實驗,並在腦中快速處理所有的變因,只是變數過大,他能做的只有依照評估實行,並且盡可能的小心謹慎、俐落行事,至於極可能發生的各種突發狀況,到時也只能見招拆招。

然而即使羅索已在腦內沙盤推演了無數次,實際行動之時,他的心臟還是不停地鼓譟叫囂,幾乎能說他從沒有感到如此緊張過,不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他勢在必行的以不住顫抖的手,強制加速速度已屆極限的飛空艇,由高空一路俯衝而下,沒有猶豫,不許失敗。

「米利安!!!」

那是羅索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呼喊米利安的名字。

而他不允許這會是最後一次。



事實證明羅索的行動是成功的,就像他總是對自己的實驗結果信心滿滿一樣,他確實達成目標,救回了米利安,然而唯一的失敗便是米利安的左臂卻就此被截斷在那個世界,永不覆返。

凡事向來要求完美的羅索雖然心有不甘,但他只能接受這是現階段的自己能做到的極限。

能夠隻身一人從滿是異型的渦內逃脫成功,撿回一命已是萬幸,何況他還帶著米利安,其實連羅索自己都不禁訝異他能夠成功。

無論如何,費盡千辛萬苦回到連隊後,經過隨隊醫師和羅索合力搶救之下,米利安總算安然脫離最危險的時刻,但這並不代表他能立即康復。

雖然經過羅索全心全意卻略顯笨手笨腳的照料,米利安的情況已好轉許多,只是他所遭遇的變故非同小可,無論精神面或者是身體都還沒有完全回復,就算已經脫離險境,卻時常睡睡醒醒,在那個世界所遭遇的一切化為夢魘,沒有間斷的桎梏著米利安的靈魂。

羅索明白這是必經的過程,卻總在安撫驚醒的米利安入睡後,死死的咬著牙,滿臉不甘。

這原本是米利安曾為他做過的事情,今非昔比,角色易位,米利安曾經魁偉的身形,如今躺在純白的病床上竟顯得如此虛弱無力。

羅索於是徹底認清自己的軟弱無力,無論是保護自己,或者是米利安,他都只能被動的袖手旁觀。

因此羅索暗自下定了決心,從此他要變得更加強大,成為無可撼動的存在。

只因他再也不願成為被保護的弱者,畢竟如今就連過去總是替他擋下一切的米利安都自身難保,要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單憑現在的他是不行的。

他需要力量,即使不擇手段,也要得到足以保護自己,和米利安的力量。

而羅索並不曉得,這個念頭將會驅使著他日後走上難以挽回的絕境,那就像宿命一般的悲慘結局。



第一次寫動作戲,難免有點生疏,還望包涵。

看起來好像會有後續,但其實沒有。搞不好哪天被鬼打到會有,大概。

總覺得文筆又在微妙的轉換,希望是往好的方向。

創作的路也許是痛苦的,但果實是甜美的,但願如此。

感想批評大歡迎ヾ(*´∀`*)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