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笠]Kiss

※黃笠

※笠松幸男生日賀文

※內文宗旨就閃到爆毫無劇情可言←







黃瀨難得正襟危坐的坐在矮桌前,卻還是忍不住好奇的目光四處看看。畢竟是第一次進入笠松學長的房間啊,適當的禮儀還是得好好維持。只不過還是想親眼確認──確認這個人是在怎麼樣的環境中成長、在怎麼樣的房間中打發時間度過優閒的午後。

對黃瀨來說,能夠更靠近笠松幸男一點是他目前努力的目標,因此他得好好把握每個可以拉近兩人距離的機會。

如此下定決心的他絲毫不察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決心,才會讓笠松幸男總是嫌他煩吧。

是說……笠松學長的房間比想像中更整齊啊。

黃瀨環視整間房間,坪數不大,不過書桌、單人床、矮桌、書架等基本的家具一應具全。要說真有什麼比較值得注意的地方的話……那大概是過分整潔這點吧。

乾淨的書桌桌面和整齊折好在床上的被子,一塵不染的地板,窗明几淨的和諧景象──一點也不像男生的房間。

以黃瀨自己來說,他的房間基本上有一處踏腳的空間就算是過得去了。就連地板也時常被四處散亂的衣服淹沒,更不要說床──只要有能夠躺平睡覺的空間就足夠了。

反觀笠松學長的房間,井然有序、一絲不苟的乾淨程度就算以愛乾淨來說,也是高規格的水準。

就在四處看著房內陳設的同時,黃瀨耳尖的聽到門外傳來的陣陣腳步聲。

是學長!

此刻黃瀨不顧原先試圖維持的端正坐姿,因為想要上前幫忙開門迎接而連忙站起來,沒料到他甫站起來,卻因為太急而撞到矮桌的桌腳,痛的他哀嚎就要脫口而出,就在這時門打開了。

「……你在幹嘛?」

剛進門就看著黃瀨一手抱著腳,一手扶著桌子的詭異動作,端著飲料的笠松很是不解。

「不……沒什麼,站起來急了點所以撞到……啊謝謝學長。」

黃瀨強忍著撞到腳趾的椎心刺骨的疼痛,咬牙擠出一個職業級的笑容,卻被看慣了的笠松殘忍地忽視,只見他將桌子扶正擺上飲料後,邊皺著眉嘴上邊唸怎麼這麼不小心,人卻湊到了黃瀨的身旁一副還不快繳械投降的無奈模樣看著他。

「咦?怎、怎麼了嗎學長?」

突然貼得這麼近,他會有非分之想啊!

笠松越是靠近,黃瀨就越往後退,無奈房間就這麼點大,黃瀨的身高又高,要藏也不知道該藏到哪去,一下子就撞到後面的床架,退無可退了。

「逃什麼!腳伸出來啦!撞到哪裡我看。」

笠松一臉憤怒的說著,手也沒閒直接就往黃瀨的頭招呼當作他逃跑的懲罰,真是的,自己有這麼恐怖嗎?只是想看看黃瀨是否撞傷腳了的笠松對於黃瀨的舉動深感不滿。

「啊…我知道了,不過沒關係啦,只是撞到腳趾……等等!學長,不要脫我的襪子啦!」

黃瀨邊掙扎企圖擺脫笠松的糾纏,邊欲哭無淚的在心中點頭稱是,對吧,哪會有這麼好的事情……學長主動投懷送抱什麼的……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吧。

即使在兩人確立了戀人關係之後,笠松在肢體接觸這方面仍然十分抗拒跟被動。

雖然黃瀨覺得這樣的笠松學長很可愛……不,他覺得怎樣的笠松學長都很可愛,但是偶爾還是會覺得有些遺憾啊。不能輕易的擁抱跟接吻之類的,再深入一點那更是沒可能的了。黃瀨甚至悲觀地連再進一步都不敢想,只能以不切實際的妄想,解決每次的衝動,卻又在那之後倍感空虛──

「好吧,看起來沒事。你在發什麼呆啊?」

最終順利脫下黃瀨的襪子後,笠松得以看到據他所稱撞到的地方,不過除了有些紅腫,確實沒什麼大礙,因此他才放下心。畢竟腳是籃球員的生命,黃瀨身為隊上的王牌,更是要格外小心,慎防受傷才是。

當笠松正想對黃瀨進行說教之時,沒想到才抬起頭,便看到黃瀨那張模特兒的帥氣臉龐,近的不能再近。

笠松還想開口,黃瀨落下的吻卻不容拒絕的成功阻止他的所有話語。


笠松在和黃瀨交往後,首先覺得困擾的就是關於接吻這件事。

到底來說自己都是長輩,被晚輩牽著走實在不像話──笠松總是以前輩自居,自然習慣做出長輩的樣子好給後輩當楷模──但一旦說到接吻,笠松就不行了。

連全班合照中的女生,都無法順利直視的笠松,戀愛經驗自然不用說,當然是零。

相較自己悲慘的零經驗,黃瀨在交往後倒老是擺出情場高手似的游刃有餘,這不免讓笠松又感到一陣煩躁,直想往他臉上揍過去,還好每每都忍住了,不然絕對又會被哭著說:「這是模特兒的臉啊,學長怎麼狠心打下去我都不用吃飯了──」這種聽了更想讓人踹下去的話。

實際上笠松雖然嘴上不說,對黃瀨過去的戀愛史還是有些許在意的。

他並不是個小心眼的人,以隊友森山說的話來說,其實他有些過於寬宏大量了。

不過真要說起來,他在意的從來就不是黃瀨有過幾個女朋友、進展到什麼地步──反正那都過去了,他想要的是當下,他與黃瀨兩人之間坦誠相對,無所欺瞞。

笠松並不清楚一般的情侶之間是以怎麼樣的情形相處的,但是以他的想法來說,這點應該是最基本的吧?

不過黃瀨在這方面從不透露一點。即使笠松試著以不熟練的旁敲側擊試圖問出個什麼,也都沒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應,只換得黃瀨撒嬌的貼上來然後用吻來引開他的注意力,說什麼學長關心我的事情嗎真開心。

要是真的開心的話,就給我老實回答啊!不過這話笠松當然是說不出口的,於是黃瀨的情史也就成為一個謎團,雖然不至於在意的食不下嚥,不過偶爾意識到的時候還是挺能觸碰到笠松感覺煩躁的神經。

就像接吻的時候。

雖然沒有和其他人比較過,不過笠松覺得黃瀨的吻技真是天殺的好。

從剛交往時的淺嚐即止,到現在一貼上來就吻著不放──無論是怎樣的親吻,黃瀨都有辦法把笠松吻到雙腿發軟、頭昏腦脹的本事。對此笠松除了怪自己不中用之外,對於黃瀨更是連想踹他的心都有了。


不過當然是踹不下去的,在耍心機這方面來說,黃瀨也不是省油的燈,知道笠松一旦被撫摸跟好聲好氣、親暱的對待,態度就會放軟,自然善加利用,搭配得宜運用自如的向笠松索取一個又一個的吻。因為他知道笠松其實是沒那麼討厭的,無論是擁抱或者是接吻。只是因為臉皮薄害羞,加上不習慣,因此反應大了點,對笠松的各種情緒反應越來越熟悉的黃瀨,自從發現這點後行為就越加放肆。

黃瀨首先伸出手把笠松拉往自己的懷中,利用腳和身體的力量還有體型的差距不讓他離開。另一隻手接著就扣住他的後腦勺往自己的方向壓,最後送上的就是唇舌。

過近的距離連呼息都能夠清楚感覺到,體溫也從連接之處不斷的傳過來。能夠以這麼近的距離看著笠松皺著眉的神情真是太幸福了,黃瀨知道眉間的皺摺並不是討厭的意思因此更加興奮,學長是有好好的感受我的、這樣的表情是因為我而起的──一旦有了這樣的念頭,就停不下來了。

想看更多,想要知道更多關於笠松學長的事情。

黃瀨將仍扣在笠松後腦勺的手撤下,改往他的頸後撫摸,意在提醒他放鬆緊繃的身體。明明都已經接吻過這麼多次了,怎麼還是不能習慣呢?覺得這樣子的笠松實在是太可愛了的黃瀨寵溺的這麼想,既然還是不能習慣,就多練習幾次吧。

原先只是看時機正好,想偷個輕吻就算是賺到的黃瀨,這下子反而不想輕易的就結束這個吻,放笠松走了。

雙唇摩擦著變換角度之餘,黃瀨輕輕的探出舌尖舔吻著笠松的唇瓣,就像是告知來訪的信號一般,希望他能夠把緊抿的唇打開。

原本沉浸在吻中,卻突如其來被舔了嘴唇的笠松驚嚇之餘就想開口罵黃瀨這笨蛋在幹什麼又不是真的狗,結果張開嘴才發現要罵的人根本和自己雙唇相貼,偏偏還不放開自己最後只發出一句悶哼以示抗議。

這麼好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這一張口便被黃瀨逮到,舌尖順勢長驅直入探入笠松的口中,然後快狠準的出手扣住他的下顎嚴防笠松慌亂之際不小心咬下來,以免到時痛不欲生的就會自己。

舌、舌頭?!

笠松初次體會到探入口中的滑溜物體的觸感,不禁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甚至連原先閉著的雙眼也都因此張開,黃瀨突如其來的此舉讓他完全慌了手腳,怎麼回事?為什麼……等等、黃瀨!!!

想要推開對方卻因為黃瀨也有所防範而無法做到,就算笠松在體型上來說並不矮小瘦弱,力氣也不小,但跟黃瀨比起來卻還是差上一截。打籃球的時候靠著技巧跟重心的轉移多少還能夠與之抗衡,眼前這情況卻又不是那麼簡單的了,身體被壓制住、不被限制的雙手就算敲打黃瀨的肩膀卻也被他忽視,就連下顎也被扣住無論要說話或者給予咬擊懲罰也都無法做到,隨著接吻的時間漸長加上混亂的情緒更開始缺氧,真可以說是無計可施的情況。

正當笠松對自己的無力和黃瀨的強迫感到憤怒的同時,原先壓制住自己的力氣卻突然鬆開了,黃瀨依依不捨的從笠松的唇上撤退,卻沒有放開他,只是抵著他的額輕聲對他說道。

「抱歉,有點太急了……學長嚇到了?」

對於笠松的反抗黃瀨並不是全然無動於衷的,只是急駛的車也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煞停,他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克制住自己的衝動,沒有繼續壓著笠松加深這個吻。

雖然說是個能夠往前進一步的大好機會,就這麼放棄實在有點可惜,不過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享受的話,那就太對不起學長了……

「笨、笨蛋!怎麼可能不被嚇到啊!!!你突然……」

好不容易奪回自己的呼吸和行動自由的笠松喘了好久,才回復到可以罵人的程度,不過仍然有點喘的語氣當然不比總是宏亮的怒吼,殺傷力小多了反而是可愛程度倍增,讓黃瀨忍不住嘴角的笑意怕又露餡被一腳踹開可就不好了。

「抱歉,是我不好,可是……」

學長太可愛了啊。黃瀨心想,但沒膽說出口。的確說一個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的大男生可愛,就世間的常識來說有點異常,不過在黃瀨眼中的笠松學長真的是可愛到不行,無論是不好意思的紅著臉喘不過氣的樣子,或者是接吻時總是不知所措的拉著自己的衣角的小動作,還有礙於身高的關係得抬頭仰望自己的那雙信任的眼睛,以及球場上讓人信賴的背影和每一次打氣訓話時高喊的聲音……無論是怎麼樣的動作怎麼樣的表情,只要是「笠松幸男」這個人,在黃瀨的眼中看起來都好可愛又好帥氣。

因此黃瀨才放不開。

想要更加靠近這個人一點,再近一點,讓他能夠習慣自己在身旁、讓他能夠放心的依賴自己、習慣自己的觸碰和每個親吻。雖然明白這種事是不能夠操之過急的,不過……沒有時間讓自己拖拖拉拉了。

想到這點黃瀨突然又覺得有些低落了,兩年的年齡差距比想像中來的更加遙遠啊。明明已經這麼努力地追著笠松的背影,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的比例卻比他想像中還要來的少。所以還得要更努力,更努力更努力一點,直到這個人真正愛上自己為止。在那之前他是不會放手的。

「所以說……那個是……」

笠松難得沒有直接推開黃瀨的擁抱,倒也不是注意到黃瀨大起大落的情緒,這方面黃瀨總是隱藏的很好,如果不想讓人察覺那麼就誰也不會發現。而是他對於黃瀨剛剛到底想做些什麼感到……有些好奇。

「嗯?」

「你……想幹什麼?就是……把舌頭伸進來……」

笠松說著說著開始覺得有點丟臉了。問這什麼問題啊,擺明了自己沒有經驗不是嗎?其實他也不是完全抗拒的,對於接吻或親暱一點的動作,只是籃球情結作祟,一直以來他最討厭就是被人壓制了,偏偏黃瀨還一直壓著他,這種被人控制的感覺怎麼說都不太喜歡。

「咦?!啊……那是……呃……」

面對笠松的問題就連黃瀨都有些害羞了。雖然黃瀨自己也不是多有經驗,不過就某方面來說笠松真的是……十分純潔跟天真。這麼正氣凜然的問這個,到底是在故意考驗他的理性還是真的不懂?!

「啊──算了算了,我在問什麼啊……你別回答了。」

看著黃瀨一臉複雜笠松就知道問錯了問題,連忙擺手試圖補救,不過耳朵倒是出賣了他的意思,一下子就紅起來,偏偏兩人的距離又是如此靠近,讓他連掩飾都來不及。

「咦咦咦咦──!!!不、不行啦學長!如果學長願意的話我們再來一次?」

見笠松似乎退縮的黃瀨一下子慌了手腳。這可不行,好不容易才引起他的興趣,怎麼能讓到手的鴨子飛了!於是黃瀨急忙出言追擊,就怕笠松一個惱羞成怒,那連現在大好的氣氛也破壞了,不就太可惜了嗎?

「才不要,一直壓著我讓我不是很舒服啊。」

一見黃瀨又壓上來笠松火大的抱怨,直接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不會的,這次不會的,吶,手就放在學長腰上?不然學長把我綁起來就是了……?」

現在無條件退一萬步到時候笑的就會是自己!黃瀨如此堅信,畢竟對象是學長的話,其實只要能撈到甜頭,要他做什麼都好。

「笨、幹嘛要把你綁起來啊!」

黃瀨這蠢小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啊。笠松驚詫的看著黃瀨,偏生他還真的是一臉真誠的露出相信我相信我的乖巧樣子。做到這種地步到底該說是死腦筋還是蠢……不,笠松想,大概是兩者兼具吧。

不過笠松並不討厭這樣的黃瀨。

「可是……我保證,真的,學長相信我的技術嘛!試過再拒絕也不遲啊,如果真的不喜歡踹開我就是了……」

「……你真這麼喜歡被我踹嗎?啊真是的!不要壓著我,懂嗎?就這樣。磨磨蹭蹭的看著就煩!要親就快點啦不要浪費時間!」

「好的!那麼請學長把嘴巴張開,配合我的動作──然後請不要咬我。」

一得到笠松偏過頭面頰染紅的應允,黃瀨豈止開心可以形容!就知道學長果然最疼自己,軟硬兼施死纏爛打的功效仍然顯著,黃瀨暗自得意,覺得自己越來越能掌握跟笠松相處的訣竅。不過得到首肯之餘,黃瀨仍不忘出言提醒笠松別一時驚慌就實行咬擊,畢竟學長的攻擊力真的不是蓋的,一路被打到頗有心得的黃瀨並不想要在被允許的情況下還遭受攻擊,要是舌頭被咬破這事被隊友問起來,要據實回答鐵定會被笠松再度攻擊吧。

「啊──?」

聽到黃瀨的提醒,笠松覺得有點悶。誰會咬人啊真是的。一邊這麼想著卻又有點心虛,每次都是身體的動作比嘴快,還沒開罵手就先揮下去了,不過牙齒長在嘴裡,應該……不會有問題吧?如此不得要領的在內心替自己辯護後,這才發現不太懂黃瀨叫自己把嘴張開到底是什麼意思,於是笠松轉念一想就朝著黃瀨張大嘴巴做出看牙醫時的模樣──當然是誤會了。不過黃瀨覺得這樣傻傻的前輩真是可愛到他快不行了。

「噗…!不,不用那麼開。」

黃瀨看著眼前對自己張大嘴巴的笠松,知道現在笑出來就絕對完蛋,因此努力的忍住了笑,伸出手輕輕的抬起笠松的下巴,讓他看向自己順便把嘴巴閉上。

「微張就行了,像這樣。」

黃瀨溫柔地笑著張開了嘴,示範給笠松看。

「這樣?」

笠松依言照做,滿臉狐疑的樣子讓黃瀨覺得現在的自己簡直幸福的能昇天了。笠松學長主動索吻這種事情……怎麼想都是天方夜譚吧,結果居然不是夢!無論是懷中抱著的笠松的體溫或者是他張的圓圓的嘴和抬頭望向自己害羞的神情……這些都……對心臟很不好啊。

黃瀨吞了口口水,想著絕對要記著此情此景當作永遠的回憶,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那些的時候了──他放掉抬著笠松下巴的手後,湊向前去。

雙唇交疊。

最開始還是從普通的吻開始,笠松的唇頗為冰涼,反應也很生澀,卻能夠一再勾起黃瀨想要永遠吻下去的慾望──如果是這個人的話,怎麼吻都覺得不夠。黃瀨心想。

不過既然已經獲得能夠繼續下去的允許,又怎麼能夠在此停滯不前,黃瀨為了接續方才被打斷的吻,同樣以伸出舌尖輕舔笠松的唇當作訊號,而後便一舉探入他的口中。

嗚。

口腔被入侵的同時,即使早有心理準備,笠松仍因為不習慣和緊張發出一聲悶哼。黃瀨聽到後立刻伸出手輕撫他的背當作安慰,告訴他沒事的別緊張,為了讓他習慣,所有的動作也全都停下來。

黃瀨的體貼讓笠松很感激,不過似乎是太過顧慮,直到笠松等的不耐煩而蹭了蹭黃瀨後,黃瀨才繼續接下來的動作。

探入口中的舌並不暴亂,規矩的從上顎開始舔吻,試探的意味濃厚,小心翼翼的態度並不讓笠松討厭,因此就隨他了。

然後那之後的事情,笠松就記不太清了。

只記得被纏著吻了好久,幾次不熟練的換氣、在黃瀨的帶領下糾纏的唇舌……

直到黃瀨終於覺得夠了,才戀戀不捨的退開笠松幾乎被吻腫了的唇瓣。

超──危險!

笠松學長一臉恍惚的樣子實在太危險了,途中甚至真的乖乖的配合自己,完全讓黃瀨差點把持不住,好在有順利維持住理性,才不至於一不小心就壓著做下去。畢竟一開始就答應笠松了,何況要是因為一時衝動而做出讓學長討厭的舉動,那他是絕對不要的。

「學長?覺得舒服嗎?」

「嗯……?親完了就快點讓開。不要問廢話跟靠著我,很熱。」

笠松沒有回應,他不想回應,如果不舒服的話哪會給予回應甚至沉醉其中、沒有半途推開他啊。黃瀨這擺明要套他話的問題實在是很無聊。

「再讓我抱一下嘛,學長也請抱抱我~」

對於笠松的回應黃瀨簡直要笑裂了嘴角,沒有理會他軟弱無力的推拒,仍然緊緊抱著他撒嬌,不讓他有拉開兩人距離的空間,更進一步將額抵上笠松的額,親暱的在鼻頭再補上一個吻。

「真是的……你啊……太會撒嬌了。」

沒有認真的推開正攔腰抱著自己蹭的黃瀨,看著化成大型犬般的他,笠松不禁苦笑。

「因為是笠松學長啊。」

「那是什麼理由啊笨蛋。」

「好痛!」

「我喜歡笠松學長,最喜歡了,所以請學長也說喜歡我吧。」

「……笨蛋。」

「咦咦咦!學長好過分!」

「吵死了!」

怎麼可能不喜歡還任你這樣亂來啊,笨蛋。

不過這話笠松沒有說出口,反而直接用行動表示。

一吻封緘。





笠松學長我喜歡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笠松學長生日快樂>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