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笠]Traveling

※推薦BGM:
宇多田ヒカル - traveling

※If的設定,機長黃瀨

※六年後

※夜間卡片#81 機場/命運/邊界






黃瀨涼太剛踏上久違的土地,長時間在空中飛行的暈眩感,讓他一下子無法適應機場大廳的平坦與土地的踏實。

長途飛行的疲憊與專注用眼,在總算到達目的地後一時鬆懈,全湧了上來,導致視線有些歪歪倒倒的。不過當模特兒時的訓練讓他仍能走得很好很端正,拖著登機箱鶴立雞群的走在人群之中,不像機長,反而像空少,或者是哪裡來的明星一般,引人注目。

黃瀨涼太早就習慣自己的引人注目,他很清楚自己的舉手投足都十足亮眼,但他想吸引的從來就只有一個人的目光。

唉,真想早點見到前輩啊。

黃瀨涼太無心多想,只是進一步加快自己的步伐,目的地只有一個,無需導航,歸心似箭,他現在立刻就想飛奔到笠松幸男的身邊。



能夠順利當上機長,除了努力,或許也是命運一般的天注定。

「一輩子打籃球」,這樣的夢想對黃瀨涼太來說並不是無法實現,兼職當模特兒同樣也是讓他熱愛的事業之一。只是最後他毅然決然的告別了那些,選擇轉考機長一職。

說是為了笠松幸男也不能算是全錯,不過更多的是為了他自己。

記得大學要畢業,準備投身職場的那年,正巧是黃瀨涼太與笠松幸男正式交往的第六年。

年齡的差距讓笠松幸男一直都走在黃瀨涼太的前面,兩年的距離,就像是無法超越的高牆橫亙在眼前,高聳入雲,無堅不摧。

但一旦進入職場,這樣的差距或許就有轉圜的餘地了。

黃瀨涼太在畢業在即的那年才遲鈍的發現這件事情,恍然大悟之餘,行動派的他立刻就開始思索未來的出路:該從事怎麼樣的工作,才能夠讓他和笠松幸男過更好的生活。

說來這其實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吧。

笠松幸男身為長輩,雖然不過才長個兩年而已,自己在他面前卻總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好像他們永遠都停留在剛相遇時的學長與學弟;照顧與被照顧的關係。

雖然黃瀨涼太樂於對笠松幸男撒嬌,但不代表他想要一輩子都這樣下去。

黃瀨涼太也想成為能夠讓笠松幸男放心依靠的男人。

而就是這樣的信念,讓黃瀨涼太毅然決然的決定投入機師招考。

一般來說,機師的招考是需要較長時間的準備、幾次反覆的重考,才能夠順利考上的。不過黃瀨涼太並不想要浪費更多時間,因而下定決心一次考上。

雖然黃瀨涼太天生就擁有過人的天份,然而一切從零開始準備,豈是如此簡單就能一蹴可幾?

不過既然下定決心,那就貫徹到底吧。

正因知道黃瀨涼太是真的全心全意投入準備,而且也信任他言出必行的笠松幸男,為了減輕他的負擔,就順理成章的包辦他基本的日常照料如煮飯洗衣服之外,還有監督他的讀書進度、適時督促,以及在他沮喪時讓他撒嬌充電──身兼糖果與鞭子的功用。

黃瀨涼太雖然感到不好意思,不過如此一來,就更沒有落榜的選擇了。

他也只能日復一日的努力再努力,以實際行動回報笠松幸男的付出。



在放榜的那天,黃瀨涼太久違的緊張到胃絞痛。

雖然他有自信,但是自己真的沒問題嗎──偶爾這樣的疑問還是會浮上心頭,就像他總是在擔心自己是否不夠好,不夠資格成為配得上笠松幸男的人而害怕他會被搶走一樣。

然而那些恐懼和不安同樣也被笠松幸男看透。

「笨蛋,不是說一定要考上嗎?都考完了現在才在灰心也太晚了吧!有什麼好緊張的啊。」

笠松幸男維持一貫的冷靜態度,對於他的軟弱施予一拳以示懲戒,不過落下的拳頭一點都不痛,最後轉為一個紮實的擁抱。

黃瀨涼太用他有著絢爛金髮的頭蹭著笠松幸男的頸窩,而笠松幸男只是輕輕來回在他的背上撫摸,就像每次安慰黃瀨涼太那樣。

兩人之間無需言語,就能夠理解彼此的心意,黃瀨涼太的不安也就如此輕易的被一掃而空。

有笠松幸男在身邊真是太好了,黃瀨涼太想,所以更不容許失敗了,因為知道身旁有人無條件的信任自己、給予自己關懷與愛。

最後結果自然不用說:黃瀨涼太一舉中的,順利考取機師資格。

當黃瀨涼太哭著抱住笠松幸男告知他這個消息的同時,笠松幸男同樣回以他一個堅定的擁抱,並且罕見的主動送上一個輕吻於頰側,以示獎勵。

對於笠松幸男少見的主動,黃瀨涼太先是因為不敢置信而愣了好一會兒,然後才撲上前去索討更多的獎勵──看在他這麼努力的份上,只有這點甜頭根本連當開胃菜都不夠啊。

「慢、慢著!這裡是沙發欸!」

縱使頂著遲鈍又天然的屬性多年,並不代表笠松幸男遲鈍到連眼下曖昧的氣氛都沒有察覺的地步,因此笠松幸男手腳連忙並用的阻止黃瀨涼太黏上來,只因一時的縱容到時苦的絕對會是自己!這種虧他吃多了,他才不要在沙發上做!

「所以到床上就沒問題囉?」

本來還在試圖突破笠松幸男嚴守的防線,一聽笠松幸男這麼說,黃瀨涼太喜形於色,大有將他攔腰抱起直送床鋪的意圖。

「笨、你先等一下啦!我有東西要給你。」

即使該做的、不該做的早就已經都做過了,笠松幸男仍然會對黃瀨涼太這種直白的說法感到害羞。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那之前他的確有東西要交給黃瀨涼太,算是慶祝他的成功考取,以及邁向人生新的方向的賀禮。

「咦──又要等一下!哪次學長不要我等一下!」

老是被半路喊煞車的黃瀨涼太以不符年齡嘟嘴表達抗議,雖然看起來並沒有違和感,不過對這招笠松幸男早已免疫,因此只是敷衍性的拍拍他籌當安撫。

「吵死了,誰叫你每次都亂來!」

「因為──」

「閉嘴!先放開我啦。我是真的有東西要給你,不想要就算了。」

黃瀨涼太還想要為自己辯駁,不過笠松幸男懶得再跟他爭辯,對付黃瀨涼太,用揍的絕對比用說的來的有效率,因此原本安撫性的摸頭直接化為拳頭落在同一處。

「......我要。但是等一下還是要讓我做。」

吃了一記軟拳頭對黃瀨涼太雖然無傷大雅,但是從以前就對自家隊長唯命是從的他除了選擇暫時先退一步之餘,仍不忘提醒笠松幸男要信守承諾以免事後賴帳。雖然賴帳的話也不錯,因為他絕對會連同利息一起要回來,不過這樣又免不了得經歷一段討債的過程,真要說還是由笠松幸男心甘情願的主動比較讓人開心啊。

「你......!好、好啦,我知道了......」

黃瀨涼太雖然依言放開自己,不過笠松幸男知道逃的了一時,逃不了一世,黃瀨涼太就是這種一旦決定事情,就一定會做到的人。

其實也不是真的不喜歡,真要說絕對是愛著這個人的,只是愛是一回事,關於性事方面的事情,笠松幸男從來就無法坦率如黃瀨涼太一般主動而平常的掛在嘴邊。

「耶!」

一得到笠松幸男的首肯,黃瀨涼太只差沒有真的雙手高舉大喊萬歲,不過看得出來的確很開心。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容易滿足的傢伙啊,明明可以要求更多、得到更好的,卻還是選擇了自己──笠松幸男嘆口氣,不是無奈,而是寵溺跟慶幸。

謝謝他選擇了自己,謝謝他愛著自己。

「黃瀨涼太。」

「是!」

突然被叫了全名讓黃瀨涼太誤以為自己又太口無遮攔而準備挨拳頭,不過意料之中的拳頭沒有落下,看向笠松幸男反而一臉正經的模樣,讓黃瀨涼太不禁跟著正經危坐。

「我們同居吧。」

像變魔術一樣,笠松幸男的手中憑空冒出一把鑰匙,黃瀨涼太先是不可置信的看了看鑰匙,然後看往一臉羞赧,卻沒有迴避黃瀨涼太的視線,也沒有任何一絲猶豫的笠松幸男。

「......真的嗎?」

「嗯。抱歉擅自做了決定。不過也該是時候......」

笠松幸男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再度撲抱而上的黃瀨涼太打斷。

「我願意。所以──笠松幸男,我們結婚吧。」

擁抱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黃瀨涼太用額抵著笠松幸男的額,直視著他的雙眼,從那金黃色的瞳仁中能看得出他的認真,就像當年他向笠松幸男告白時一般。

「......日本法律並沒有認同同性婚姻吧。」

面對黃瀨涼太出乎意料的求婚,笠松幸男有些動搖。這傢伙老是打亂自己的計劃跟步調,明明是想給他一個驚喜的,現在立場卻倒轉一般,反而是他感到更為驚訝。

「所以去國外公證吧,順便當渡蜜月。」

笑得幾乎合不攏嘴的黃瀨涼太一臉幸福,輕鬆以對。能和笠松幸男同居,是一直以來僅次於結婚的夢想,而現在,他或許能夠一次就實現三個願望。如此奢侈的幸福,夫復何求。

「現在哪裡來的及啊!行程跟時間還有錢......」

相較於黃瀨涼太完全被幸福沖昏頭的模樣,笠松幸男一向實際而且精闢,最基本的幾個問題攤在眼前,讓他無法不正視。

自己的工作倒是無所謂,因為考量到通勤的距離,而老早就申請好轉調至接近兩人同居住所的工作,所以本來就有多出一段空窗期可以請假。不過黃瀨涼太就不一樣了,才剛考上機師的職位,光是培訓跟行前準備就忙不過來了,哪還有空去國外渡什麼假!

「只要你答應,那些交給我就好。」

不料黃瀨涼太回的自信且輕鬆,聽起來的確有十足把握,不過在沒有具體方案前,對此笠松幸男仍持保留態度。

「......考上了就意氣風發了,嗯?」

「才不是。早就決定了啊,跟學長一樣。如果考上的話就要跟你求婚,所以絕對不能落榜啊。」

黃瀨涼太仍然抱著笠松幸男不放,大有你不答應就繼續這樣耗下去的意味。其實別看他現在說的輕鬆,多少次在考期壓力正大的時刻,都是靠著這個目標挺過來的──不過這些笠松幸男不需要知道。

黃瀨涼太不想逼笠松幸男。或許自己有很多時候都扮演著推動對方的角色,但唯獨感情的事情,他不想要這樣。

黃瀨涼太希望笠松幸男是發自內心的同意,即使不需要他逼迫也願意跟自己在一起。因為這才算是真愛啊。

「原來你是打著這個主意嗎?!」

在考試期間還在想這些有的沒的!笠松幸男對此有些氣憤,不過一想到黃瀨涼太也許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前提,所以才這麼努力,說不感動當然是騙人的。

「感動嗎!快答應我嘛,我還沒有聽到你的回答喔。」

眼前的黃瀨涼太笑得一臉燦爛,那樣的笑容不是身為模特兒的黃瀨涼太、不是奇蹟的世代的黃瀨涼太,而是笠松幸男最熟悉的那個、黃瀨涼太的微笑。

像光一樣溫暖,而且讓人放心。

「真是的......」

實在是敵不過這傢伙啊,一直以來都是。

「把戒指準備好吧,涼太。」

「了解,幸男。」

黃瀨涼太終於得到首肯,隨即落下一吻在笠松幸男的左手無名指上,籌當預約戒指的空位,並且期待他們親手幫彼此套上戒指的那一刻來臨。



「我回來了!」

無法忍受換車轉乘的等待時間,即使路途遙遠,仍選擇搭計程車直奔回家的黃瀨涼太,風塵僕僕行囊未解的甫進家門便如此大喊,深怕笠松幸男沒聽到一樣。

「啊,歡迎回來。晚餐......」

才剛想著該是那傢伙回來的時間,就聽到玄關一陣騷動聲,果不其然從廚房中走出來就見許久不見的戀人一臉疲憊卻仍掛著笑容的熟悉神情,笠松幸男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歡迎回來的親親呢?晚餐等等再說,現在我比較想吃幸男──好痛!」

一如往常,理所當然的黃瀨涼太先吃了一記鐵拳,而後等待許久的吻才由笠松幸男送上。

只要心和這個人在一起,那麼無論飛往何方,都將無所畏懼吧。

每每越過國境邊界之際,黃瀨涼太總在心中這麼想。


──→


希望能掛上(1)

同居真棒啊同居。

黃笠的話,閃到吐砂糖墨鏡碎裂也沒關係,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