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米]短打2

※Unlight同人衍生:羅索x米利安

※每一篇都是不連貫的單獨小短篇,嘗試各種風格的短打集合,因此可能會有人稱改變、劇情錯亂的情況,還請見諒。

※私心設定、腦補有




──→

#01.酒後亂性



※下藥、用詞粗魯、踩線煞車
※阿奇阿門\|/



直到被壓制住的時候,米利安才驚覺事有蹊翹。

他皺起眉頭直盯著正從上按住自己僅剩的右手的羅索,疑惑之外更有些怒意。

「你有什麼事嗎,羅索技官。」

「我想做。」

「......你說什麼?」

米利安聽聞片刻沉默,這下子他總算見識到酒精的威力真是無比強大,起碼對羅索來說,不過幾杯黃湯下肚就開始語無倫次,他下次絕對不會再跟他一起喝酒了。米利安如此暗自發誓。

「我想做愛,性交、肛交、交配,隨你怎麼說都行。」

反觀羅索的態度跟用詞簡直坦白到讓人咋舌,這讓米利安不禁疑惑莫非是自己會錯意了?因而露出有些困惑的神情。

「嘖,你連性交都要我解釋嗎?性交廣義指兩個動物之間的生殖器的交配,透過生殖器的接觸、交媾而達到繁衍目的之行為。這樣聽懂了沒?」

「......我聽得懂,謝謝你的解釋。但我覺得你該去找個女人,而不是在這裡壓著我發酒瘋,你喝醉了。」

米利安現在的心情可不是「複雜」兩個字就能夠形容。他嘆息著偏過頭,只想快點拿著酒離開這裡再喝一場,不,應該是快點把羅索趕出房間,不然他真的很想一拳揍往那被太陽眼鏡占據大半的臉。

「我沒醉。你這蠢貨。而且我為什麼必須去找女人,我就要你。現在,立刻。」

羅索固執的空出一隻手將米利安的臉扳正面對他,兩個人的距離頓時縮短到能清晰感受到對方呼息的距離。

「你還說你沒醉?不可理喻的傢伙,我可沒時間理會你的胡鬧。快放開我,不然我就要......」

「你就要怎樣?遲鈍的蠢蛋,你該不會到現在都還沒發現從剛剛開始你的身體就不能動吧?」

羅索快速打斷米利安的話,嘴角掛著的微笑隨著米利安幾個掙扎卻仍然無法推動羅索的手後越發明顯,他好整以暇的欣賞米利安逐漸慌亂的神情,並且暗自在內心為這期待多時的一刻歡欣鼓舞。

但無奈羅索機關算盡籌劃多時,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碰」的一聲門就在這關鍵的時刻被撞開。

「米利安!抱歉你這裡借我躲一下,利恩那渾小子......呃,抱歉,我立刻走。」

阿奇波爾多才剛華麗的登場卻立刻狼狽不堪的退場,而羅索正咬牙切齒的在心裡發誓下次絕對會給利恩超量的麻藥,順便加春藥進去,不整死阿奇波爾多他誓不罷休。

至於因為這一鬧而造成羅索的房間被高地爆擊打穿、羅索本人躲在房內不出來又是另一回事了。






#02.於你眼中的我


※米利安R1捏他有
※米利安有點弱掉對不起我知道,可是我覺得人都會有示弱的時候。



米利安第一次見到那名名喚「羅索」的工程師的時候,他就打從心底不喜歡這個人。

雖然那雙棕色的細長雙眼並不帶有殺氣,但是米利安深知那隱藏在深處的「惡意」──因為那正是米利安再熟悉不過的嘲諷神情。

自從下定決心為了奪回家園而成為打游擊戰的難民後,米利安已經看過成千上萬雙如此瞪視他的眼睛,而經驗告訴他,接近這種人,準沒好事。

雖然事後證明米利安的經驗無誤,而且他也身體力行的遵從經驗的指示行事。

但米利安沒有料到的是,擁有那雙他討厭的眼睛的羅索會主動接近他。



「......幹嘛?」

像是終於忍無可忍般,這聲響適時打斷了米利安直勾勾的盯著羅索看的視線。

「咦......啊不......,沒事。」

米利安這才注意到自己因為想起往事,而下意識的盯著羅索的臉看了好久,趕忙把視線收回來之前卻已經來不及。

面對米利安不擅於掩飾的敷衍態度,羅索不滿的伸出手,強制將米利安轉開的臉轉回來正視自己。

「看著我。」

聽到羅索的話,米利安這才不情不願的將眼睛睜開。他心想,大概仍是那樣鄙視的眼神吧,跟羅索相處這麼久了,早該習慣了不是嗎?這個人將所有事物(包含人類)都當作實驗品的打量神情、還有一旦沒有實驗價值的就一律視為渣滓的鄙夷......

然而米利安在羅索眼中看到的卻兩者皆非。

那雙紅棕色的眸中映的,竟是自己。

不帶有嘲諷、沒有鄙夷也不見打量,跟過去米利安見過的所有眼神都不一樣。而米利安無法分辨那其中到底有何涵義,因此感到十分混亂。

就著這樣彆扭的姿勢對望了好一陣子,米利安這廂困惑不已,羅索則異常安靜讓人感到驚心。

就在米利安準備率先發難脫離這詭異情況之時,羅索卻在此時欺身向前,兩人之間的距離一下子縮短到能感受到對方呼息的地步,他繼而由上而下扣住米利安的下顎,瞇起的雙眼直盯著仍大惑不解的米利安不放。

「嘖,連這都要我教嗎?眼睛閉起來啦。」

好一陣子的無言與僵持後,羅索受不了般的開口就是不耐。

「咦、剛剛不是......」

不是你叫我看著你嗎?

雖然已經習慣羅索的反覆無常跟恣意妄為,此刻因為事出突然而有些混亂的米利安忍不住這麼想。

「那是剛剛。現在我想接吻了,所以眼睛閉上。」

羅索以一如往常的命令式句型說道,米利安嘆了口氣只得乖乖服從。

那雙眼中的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呢?

米利安一直害怕知道真相因此避而不見,不過透過那個吻和那雙眼,米利安心想,他好像有點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