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笠]海常的顏色

※黃瀨涼太8/30耳洞紀念日衍生文




──→


黃瀨涼太收起修長的雙腿盤坐在地,木質的地板因為有冷氣的吹拂而顯得冰涼,房內的氣溫是在這炎炎夏日中剛好的溫度。

明知道今天之所以來笠松學長家的目的並不是來玩,而是得刻苦的面對緊接而來的考試,黃瀨涼太仍難掩興奮之情的有些坐立不安。

學長的房間欸!

即使不是第一次來了,黃瀨涼太仍然因為能進到笠松幸男的房內而沾沾自喜著。

每次來都覺得學長的房間好乾淨啊……看著四周整潔的環境,黃瀨涼太心想。不知道學長願不願意幫自己收房間啊?如果能夠因為這樣一舉約學長來家裡的話就太幸運了。雖然嘴上總是罵他是個笨蛋,實際上還是會幫忙吧,笠松學長就是這麼溫柔的人啊。

當黃瀨涼太正打著這種不懷好意的如意算盤時,敏銳的他在笠松幸男整潔的桌面上發現一絲不尋常之處。

那個東西……!

黃瀨涼太立刻就想起身一探究竟,但他才準備動作,剛才去廚房倒飲料的笠松幸男就推門進來了。

「怎麼了?廁所在走廊走到底喔。」

看到黃瀨涼太呆立的模樣,誤以為他是要起身去廁所但忘了怎麼走,因此貼心的為黃瀨涼太指路,笠松幸男邊說邊走到和室桌前,將手中端著的冰麥茶放上桌子。

「啊……不,沒事。原本想參觀看看學長的房間的。」

黃瀨涼太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扼腕的想真可惜就差那麼一點,心思仍繫著那個東西──無論是精美的外包裝、或者是那個大小,怎麼看都……

「哪有什麼好參觀的啊,都來過這麼多次了。沒事的話就快點開始吧,你這傢伙要是因為考試沒及格被禁賽,就有你好看的!」

笠松幸男語氣嚴厲,畢竟這關鍵的考試攸關黃瀨涼太能否在接下來的比賽中登場,要是因為成績而不能上場比賽,無論是對海常或者是黃瀨涼太本人來說,都有愧其名。

因此今天美其名是為了指導黃瀨涼太課業方面的疑難雜症才邀他來家裡讀書,但實為監督這傢伙的進度,深怕他漫不經心的態度,導致一失足成千古恨,接下來的比賽通通報銷,那就完了。

聽笠松幸男的警告說地鏗鏘有力,黃瀨涼太雖然早知道今天在學長的監督下,絕對不會好過,不過還是有些希望學長能夠對自己溫柔點啊……不,現在該擔心的重點不是那個,如果不先搞清楚「那個」到底是什麼,他根本無法專心念書啊啊啊!

完全不知道黃瀨涼太內心的吶喊,笠松幸男無視於仍呆立著的他,兀自坐下後就將課本跟筆記攤開,全神貫注地準備開始預習。

實際上,對事情向來秉持著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的態度去實踐的笠松幸男,早就照著預定的進度完整複習過這次的考試範圍了,也因此才有多餘的時間來應付黃瀨涼太。

相較於笠松幸男苦幹實幹的態度,黃瀨涼太則總是抱著臨時抱佛腳的態度來面對大考。因此真正有危險的當然是黃瀨涼太,只不過現在他卻因為過於在意剛才看到的那樣東西而無心念書,偏偏即使自己左思右想,還是沒能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自知再憋下去也不是辦法,反正橫豎都有可能挨揍,黃瀨涼太還是決心放手一搏,出聲喊了笠松幸男。

「呃……學長?」

「不是才剛開始念而已嗎!?」

笠松幸男才讀完題目,正準備開始進行計算就聽到黃瀨涼太的叫喚,只能一臉詫異的望向他,語氣驚愕。

喂喂喂,這可是最基本程度的問題而已,該不會要從頭開始教起吧?這傢伙程度有這麼差嗎?

「不、不是啦!這種程度的問題我還是懂的!學長不要小看我!我是……有其他的問題想問學長……」

黃瀨涼太看笠松幸男一臉震驚,連忙擺手表示自己並非連這種基礎問題都不懂、腦袋空空的白癡,免得學長真的把他當作笨蛋或者是笨狗一流──自己也是想要在喜歡的人面前有好的表現啊,雖然時常力不從心。

「那個……學長,我想問……那個是,誰送你的?」

眼看笠松幸男擺出一副「有事最好快說,而且最好是要事,不然有你瞧的」的模樣,加上似乎已經熱機完畢的拳頭,大有要是黃瀨涼太又說了什麼蠢話,就要好好教訓他一頓的意思,讓黃瀨涼太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卻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

「那個是哪個?」

這個問句有些突然,前因後果全無,聽得笠松幸男完全摸不著頭緒,只能困惑的反問,同時不免覺得黃瀨涼太吞吞吐吐的樣子實在很煩。

「桌子上的……」

黃瀨涼太的視線不由自主的飄向位在笠松幸男身後的書桌,而順著黃瀨涼太的視線望去,笠松幸男同樣注意到「那個」──包裝精美的淡藍色盒子,正靜悄悄地坐落在那裡。

「!」

完了,忘記收起來了。

當下笠松幸男腦中只閃過這個念頭,因此沒發現他緊張的神情被黃瀨涼太盡收眼底。

「不、那個是……總之你別管就是了。」

居然忘記這傢伙要來而沒把那個收起來,笠松幸男暗罵自己實在太不小心之餘,因為心虛而虛應了事的態度卻反而讓黃瀨涼太更加在意。

「欸?!」

學長這種敷衍的態度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擺明了有問題嗎!

「沒你的事啦。」

「……不行,學長我還是想知道,請告訴我!」

「幹嘛要跟你說?」

「莫非……那個是……女生送的嗎?」

「啥?!不是啦!總之與你無關……」

面對黃瀨涼太連環炮般地逼問,笠松幸男因為本就意在隱瞞,因此多少有些站不住腳。雖然想要敷衍了事,但黃瀨涼太的砲火卻異常猛烈,一來一往的攻防打得笠松幸男有些難以招架,正想要不乾脆全盤托出算了的時候……

「才不是無關!」

「……」

「只要跟笠松學長有關的事情,我都想知道啊!我們是戀人吧?雖然不一定要每天都膩在一起,我也沒有資格干預學長的生活,但是……如果是學長從女孩子那邊收到了禮物的話……我也是會不安的啊!」

「……笨蛋,」笠松幸男躊躇了一下,才越過桌子伸出手,抹去黃瀨涼太的眼淚。「別因為這種小事就哭啊,真拿你沒辦法,愛哭鬼。」

「我才不是愛哭鬼,而且這也不是什麼小事,因為學長是我重要的戀人啊……」

沒有拒絕笠松幸男親暱的動作,黃瀨涼太卻哭的更加委屈。

「……唉,好了,別哭了。來,衛生紙給你。」

覺得越擦越多的淚水似乎沒有停止落下的跡象,深怕洪水一發不可收拾,因此笠松幸男只能起身抽了幾張衛生紙遞給黃瀨涼太,防患未然。

黃瀨涼太一臉可憐兮兮地收下笠松幸男遞過來的衛生紙,淚水還在眼眶打轉,抽抽搭搭的模樣讓笠松幸男直嘆氣。

都高一的男生了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完全糟蹋了那張帥氣的臉,這樣還說自己不是愛哭鬼,笠松幸男只能苦笑。

即使有笠松幸男的安慰,黃瀨涼太還是止不住抽噎。雖然一方面覺得笠松幸男完全是哄孩子一般的對待自己,但一方面又對這種溫柔毫無抵抗能力。

都是笠松學長的錯啊,自己才不是愛哭鬼,雖然黃瀨涼太賭氣的這麼想,卻又無法狠下心將所有的錯全怪罪於笠松幸男,正因如此,眼淚還是滴滴答答的掉,停不下來。

就算兩人是戀人,也會有不想告訴對方的事情。

這樣簡單的道理,黃瀨涼太還是懂的。只是他不甘心。笠松幸男之所以選擇隱瞞不說,是因為自己太孩子氣了,所以不夠值得信賴?還是認為即使說了也無濟於事?

無論是哪種,黃瀨涼太都覺得自己不被信任著──雖然用這種手段的自己,的確沒有成熟到哪裡去,不過反正學長就是覺得自己很幼稚吧,於是那些顧慮就被任性給犧牲了。

「……那個真的不是女孩子送的,也不是任何人送我的,那個是──」

笠松幸男看著明顯就鬧起脾氣的黃瀨涼太,嘆了口氣。一哭二鬧這種招數都使的出來,看來不跟這傢伙說實話,他是不會善罷干休的吧。雖然不願讓他知道的理由並不難以見人,也完全不如黃瀨涼太說的那般曖昧,只是要說理由,實在很尷尬啊!

但為了讓黃瀨涼太心服口服,似乎別無他法,也只能說了!

「──原本要送給你的。」

「咦?」

黃瀨涼太原先還在抽抽噎噎的吸著鼻子,聽到這意料之外的發言完全愣住,一臉傻樣。看著這樣的黃瀨涼太,笠松幸男險些沒笑出聲來,好在適時忍住,輕咳了一聲轉換氣氛後,才無奈的繼續把前因後果全盤托出。

「那個是原本要送你的生日禮物。你生日的時候想著要買些什麼給你,看到這個就想到你,覺得很適合,所以買了。不過那之後恰巧聽到你不是……不收耳環的不是嗎?所以後來就沒能送出去……」

「……」

「抱歉,沒說清楚讓你不安了啊。不過畢竟是原本要送你的東西,講出來好像有點……」

笠松幸男尷尬地抓了抓頭,沒把話說完。但即使言盡於此,黃瀨涼太也能夠心領神會了。

黃瀨涼太知道笠松幸男從不會說謊,尤其對自己。更何況就算是謊話,他也會欣然接受吧──這個理由、搭配上笠松學長充滿歉意和不自在的表情,根本就太犯規了啊!

「哈……」

總算明白前因後果的黃瀨涼太如釋重負般吐了口氣,這番解釋讓他聽來心情既甜蜜又複雜。笠松學長怎麼會這麼可愛,真想用力抱緊他……而他也實際行動了,在這麼想的同時。

「學長想太多了,因為笠松學長是特別的,所以如果是學長送的,無論是什麼都可以呦。」

「……肉麻的話就免了,早知道就不跟你說了啊混帳。」

被黃瀨涼太抱在懷中,卻少見的沒有推開他,笠松幸男給自己的理由是現在發熱通紅的臉跟表情不想被看見,卻在靠上黃瀨涼太的胸膛時聽見他喧囂鼓譟的心跳聲而更加燥熱──可惡,連你都緊張的話,我該怎麼辦啊!

難得沒有被推開的黃瀨涼太當然趕緊把握這美好的時刻,多希望自己的心跳聲能夠將自己的感情,透過擁抱傳遞給懷中的笠松幸男知道。

快點成為我特別的人、快點將我視為特別的人吧,黃瀨涼太在心中這麼想,再將我抱緊一點,緊到能夠感受到彼此心跳的程度,只要這麼做你就會知道:我只想著你的事情啊,笠松學長。

明明如此喜歡這個人、明明都是戀人了啊,卻還是維持著跟自己保持一點距離的感覺,真希望能快點把那距離給縮短啊,黃瀨涼太如此下定決心,想成為能夠和笠松學長並駕齊驅的人,而不是只能追逐著他的背影。

「抱夠了沒,還不快放開,熱死了。」

笠松幸男悶悶的聲音從黃瀨涼太的懷抱中傳出,打破了這沉默親暱的擁抱時刻……好吧,顯然還是沒能好好的傳遞到呢,黃瀨涼太有些苦惱地想,只是現階段也只能這樣了,過於急躁只會壞事,明白再抱下去就會吃拳頭了,他這才依依不捨的放手,跟笠松學長相處久了,這點小事他還是明白的。

「是……啊對了!學長既然那是原本要送我的,那麼我可以收下嗎?」

雖然不知道笠松幸男的情報從何而來,不過黃瀨涼太的確是不收耳環的。因為那是貼身的飾品,為了避免粉絲誤會,所以他向來拒收。但是正如他所說的:笠松幸男是特別的,所以既然原本就是屬於他的福利,當然要極力爭取。

「……你想要的話就拿去吧。」

總算能直視黃瀨涼太的笠松幸男,看他一臉興致勃勃實在不忍拒絕,再加上本來就是要送他的禮物,自己留著也沒意思,能夠送出去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便同意了他的要求。

「耶!謝謝學長!那我拆開囉?」

「都送給你了就是你的東西了,隨你。」

黃瀨涼太一得到許可便歡天喜地的開始拆起包裝,他很期待學長會送他怎樣的款式。

「哇啊!是海常的顏色!」

手忙腳亂的拆開小盒子後,黃瀨涼太看著盒內鋪棉上的一對耳環:低調簡約的設計,沒有多餘的綴飾、僅有單顆的寶石鑲於其上,眩目奪人的顏色則是他最熟悉的顏色──猶如大海一般的湛藍,既是海常的顏色,同時也是笠松學長的顏色。

難怪笠松學長會說適合自己。

看著那對耳環,黃瀨涼太雖然覺得說出來只會讓笠松學長紅著臉大聲否認、且手腳並用的將禮物搶回去,所以他才不會說,不過他能夠擅自解讀這是學長要在自己的身上留下記號的意思嗎?黃瀨涼太這麼想著,而這想法幾乎讓他嘴角的笑意,氾濫成災。

「謝謝!學長的眼光真好,那、學長不幫我戴起來嗎?」

「啥?!笨蛋!我又沒有戴過耳環,要是不小心……」

對上這傢伙真的是一點也不能放鬆!

笠松幸男原先因為擔心黃瀨涼太是否喜歡這禮物而有些坐立難安,總算在聽到他說出和自己甫看見這對耳環時,相同的評價後,才又放下懸著的心。沒想到接下來又聽到他如此得寸進尺的要求,讓笠松幸男在心中更加確定了黃瀨涼太根本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類型。

「咦──幫我嘛,拜託~不要緊張,沒有那麼困難的,對準穿進去就好了。試試看嘛,學長送我的禮物,不想幫我親手戴上嗎?」

黃瀨涼太的撒嬌功力本就了得,尤其在兩人交往、得知笠松幸男標準吃軟不吃硬的情況後,更是進步神速,靠這一招吃定了笠松幸男,讓他揍也不是、罵也不是,只能認栽。

看著黃瀨涼太滿心期待的模樣,笠松幸男覺得自己實在是越來越心軟,就是見不得這傢伙失望。明知如此,嘆口氣,心一橫,還是伸手接過那一只耳環,算是同意。

「等等喔,我先把耳環拿下來。」

一得到笠松幸男的同意,黃瀨涼太立刻側頭將髮撥到耳後,伸手將先前戴著的耳環取下。

既然自己就能戴,幹嘛不自己來啊!這傢伙實在是……

好歹也是要送黃瀨涼太的禮物,笠松幸男只能忍著吐槽沒說,算了,他開心就好。要是等等真的被刺到,就別怪他。

不過說是這麼說,實際上當笠松幸男全神貫注的面對一手拿著耳環、一手捏著黃瀨涼太的耳朵的時候,手還是因為緊張而抖了起來。

「對準穿過去就好。」

即使閉著眼睛,黃瀨涼太仍能感受到笠松幸男手的顫抖,沒有叫他別緊張,只是輕描淡寫的如此提醒。現在再多說什麼大概都只會增加笠松學長的煩惱吧,既然如此還不如什麼都不說。

如此判斷的確沒錯,至少在黃瀨涼太這麼說完後,笠松幸男原先止不住的顫抖就停止了。

下一秒,黃瀨涼太就感覺耳環穿過耳洞的熟悉觸感,接下來笠松幸男的手就將耳針的托在耳後扣上,動作一氣呵成,沒出任何差錯。

「好了。」

雖然只是個簡單的動作,但順利完成任務讓笠松幸男多少有點得意。畢竟是第一次戴耳環,而且對象還是這傢伙,雖然本職是籃球員,好歹也得靠臉吃飯,要上鏡頭的話不管哪裡帶傷都不好吧,何況是和臉這麼靠近的地方,好在沒有真的弄傷他。

「謝謝學長,好看嗎?」

黃瀨涼太睜開眼睛,道謝後立刻送上微笑,明顯就是想得到稱讚的樣子,讓笠松幸男直想笑。雖然要是稱讚了他,大概十之八九會讓黃瀨涼太得意忘形,不過……

「很適合你。」

這是笠松幸男的真心話。

耳環隱藏在黃瀨涼太放下耳後勾著的金黃色的髮間,若隱若現的湛藍,低調不搶眼,卻仍然能夠彰顯其存在,而又能襯出黃瀨涼太本身的氣質,相得益彰的效果,是笠松幸男沒有料到的。

簡直適合過頭了啊。

笠松幸男一方面佩服起自己的眼光,一方面覺得黃瀨涼太果然不愧是模特兒,人帥就是不一樣,戴什麼都好看啊。

「當然,是學長親手為我選的啊──而且還是屬於你的顏色。」

黃瀨涼太一得到期望中的讚美,便笑開了臉。既然學長覺得好看,也幫自己親手戴上了,那大概就不會有禮物被收回的危險了,因此──看吶,是屬於笠松學長的顏色喔。

黃瀨涼太不只是屬於海常的,也是屬於笠松幸男的。

這樣的意思,不知道笠松學長有沒有發覺呢?

「……是海常。」

「好,是海常。」

黃瀨涼太沒有反駁,只是微笑同意笠松幸男的話。雖然糾正了他的話,但是沒有否認啊……肯定是害羞了吧,無所謂,反正讓學長意識到這點就行了,而且他自己這麼認為就好。

「……謝謝你願意收下。」

話鋒一轉,笠松幸男突然的道謝,為了黃瀨涼太願意收下這遲來的禮物。

雖然在從森山由孝那得知黃瀨涼太不收耳環的情報後,緊急買了片自己喜歡的樂團CD當作禮物送給黃瀨涼太。不過不可否認的,事後每當笠松幸男看著這無用武之地的禮物時,多少還是覺得有些後悔,後悔沒能把那對耳環送給黃瀨涼太。

因此如今能夠親眼看到黃瀨涼太戴上那只耳環(還是自己親手幫他戴的),要說不感動不開心絕對是騙人的。

「我才該說謝謝吧,而且學長只要有心意就足夠了啊,更何況那張CD我也非常喜歡喔。」

怎麼會是由送禮方的笠松學長來說謝謝呢,黃瀨涼太只能苦笑。而且他又不是沒有收到禮物,學長送他的那片CD他同樣非常喜歡,珍惜的反覆聽了好一陣子,甚至將整張專輯轉存為數位檔案,保留在mp3中。同時選了首他最喜歡的曲子,存成學長專屬的來電鈴聲。

「但那是我喜歡的,而不是你喜歡的。」

送禮物的話,果然還是要送對方喜歡的東西比較好吧……即使這樣想,最後仍然送了CD,雖然是情急之下萬不得已的,笠松幸男卻多少還是對黃瀨涼太感到有些抱歉。

「才沒有這回事呢,我很開心你願意跟我分享你喜歡的事物喔。你喜歡的一切我都會喜歡的──因為我喜歡你啊,笠松學長。」

「……我也喜歡你啦,笨蛋。」

黃瀨涼太聞言欺身向前,落下一吻於笠松幸男的唇上,讓氣氛瞬間旖旎了起來。

至於考試範圍?

那麼煞風景的事情,還是先放一旁吧。

黃瀨涼太相信他能夠用愛克服一切的!



──→

最喜歡海常,還有笠松學長了(∪^ω^)

請多指教!